骑行川藏线(五)新都桥-高尔寺山-雅江(夜宿)-阿志玛(夜宿)
闭上眼
你是否能听见
来自大山的呼唤
 
转折点

4月21-22日

天气:晴转阴转雨转大雪

行程:新都桥-高尔寺山-雅江(夜宿)-阿志玛(夜宿)

 
(万籁此俱寂 但余钟磐音)

 

居里寺走回登巴客栈颇为神速,午饭时分便已到达,只是众人皆已经吃过午饭,我只能胡乱找了些残羹冷炙聊以果腹。此时并无人真正关心食物。旋即来到二楼寝室,低矮的床,低矮的窗,四月的新都桥春寒料峭,带有冰雪消融气息的微风却又夹杂着午后骄阳的味道,鱼贯而入。小陆合衣趴在床上,微鼾已起。

 

轻声在窗边坐下,举目远眺,贡嘎的巨大银白色山体略带幽蓝,令人眩目,几乎让人无法直视。挂在屋顶的经幡,时而低垂,时而又上下翻飞起来,没有人会知道风在哪,但此时,你能知道它便在那儿。

 

 此时老李风尘仆仆地骑着车进入院子,他从塔公草原赶来,站在院子里热烈地向我招手,在一楼的人们迎出去,引起一阵骚动。再看时却又都没了踪影。听得楼下几声言语,接着木质楼梯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老李便风一般地出现在我眼前,丢下重重的行李,在窗边坐下,同我兴致勃勃地说起塔公的一切,目光炙热,似乎漫长的骑行并未对他造成一丁点的疲惫。

 

(藏香猪 跑得极快 断了我们抓一只饱口福的念想)

 
 晚饭时分,我们到新都桥镇上为明日的旅程采购一些食物。说是镇,不过一条马路旁两排低矮破旧的房舍而已,干燥的浮土和各色垃圾随着过往的车辆四散而起,遮天蔽日。一群黑色藏香猪在篱笆旁的泥窝里肆无忌惮地打滚,三三两两的牦牛、骡子或马,行动缓慢,在马路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如入无人之境。街边的店铺半数被饭馆占据,剩下的皆是些副食品店或汽修店铺,唯一的霓虹来自于邮局门头的电子屏,红色的标语不断滚动,提醒大家提防诈骗。也许是季节原因,少了游客的喧闹,整个镇子显得萧条破败不堪,这里往往要到六七月间,才会恢复些许活力。

 

(高尔寺山的风景乏善可陈)

第二日告别登巴客栈,一路向西,太阳从我的后方升起,将我的影子映在前进的方向,车轮不断追赶碾压,这是我常用于消遣无聊的游戏,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西去,影子缩短、消失,再在后方不断拉长,只是这一次,再没有等来相似的结局。因为启程不多时,太阳便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之中,至此,开始了长达一周的雨雪天气。

 

失去蓝天、白云和阳光加持的高原,风光变得甚为单调,满眼焦黄的草甸,随着山峦起伏,一直蔓延。爬到半山腰,望见远处一排雪山,贡嘎主峰淹没在随风翻涌的云层里,显示出一种魔幻的色彩。

 

(高尔寺山垭口地势开阔  狂风吹得让人崩溃)

 

从新都桥到高尔寺山的难度是不大的,毕竟新都桥的海拔够高了,到垭口不过800米的拔高。

 

高尔寺山垭口地势平坦,毫无遮挡,烈烈狂风吹来,冷到口鼻发麻。众人集合后停在离垭口的最后一个转弯处吃了些干粮,商店里买的小面包,好过干瘪无味的大饼一万倍。保温壶里的红糖水分给大家一人一小杯,暖人心脾,没有比这个更加美妙的了。

 

又一次刷新了海拔高度,相比刚到康定时的上气不接下气,经过漫长旅程,此时身体已完全适应,仅仅略感气急。垭口风太大,老刘在这里等候许久,我们刚准备拍两张纪念照的时候,他已匆匆下山了。

 

不过从垭口下一个1公里左右的小坡后还要继续爬3公里才算真正到达通往雅江的下坡路。这段将近40公里的下坡,让我们的海拔陡降1800米。头20公里的路,简直不能光光用烂来形容,坡陡,弯急,最要命的是,路面破败不堪,浮土,碎石,斗大的坑一个连着一个。持续的颠簸反复地蹂躏着我的五脏六腑,隔夜的饭几乎都要从胃里喷涌而出。于是我只好撅着屁股骑车,好在是下坡,也不需要踩踏。但悲剧的是,在烂路快要结束时,我发现车架与货架的链接螺丝居然断了!无奈之际,大伙从后面赶上来,鼓捣了一番,断掉的螺丝把车架的螺丝孔堵了个严严实实,连个固定的地方都没有,无果。我只好将行李分给他们,自己把背包背上一同继续赶路。可是,未行数里,天上又淅淅沥沥地开始下雨,转而大了起来。几个可怜兮兮地跑到一户人家的门楼下躲雨,真是沮丧无比。这个豆腐渣货架害我受累不说,还连累了队友一起陪我淋雨挨饿。好在后来一段路况变好,没过多久便冒雨赶到雅江。老刘在临街的地方定好房间,从窗口向外张望,见着我们便叫了起来。  

     

雅江是个奇幻之地,雅砻江穿城而过,整个县城建在江边两旁的陡峭山坡之上,所有房子一侧挨着地,另一侧只能垒砌高高的基台撑住,房子左右相隔甚密,纵向上下层层叠叠,远远望去,如同悬浮空中一般。

 

城里的道路也是大起大落,相当刺激。放下行李,不敢休息,我得赶在天黑之前找个汽修店把货架焊上。人生地不熟,在雨中找了许久,才得以修好。途中,居然碰上一个无聊的小孩在我爬坡时拖住我的货架。心情不好,车都没下,一把擒住,臭骂了几句,便让他抱头鼠窜去了。这是我在川藏线上遇到的为数不多不可爱的小孩之一。

 

    晚饭时发现小范没下来吃,才知道小范闹起了肚子。屋漏偏逢连夜雨,吃饭时从旅馆老板处得知之后路上的一个重要休整点119道班撤销了,这让我们未来几天的行程变得左右为难,现在,小范又病了。大家皆低头不语,屋外的小雨依旧,灯光昏黄,无论如何,明天轻松一些,赶到阿志玛就住下吧。

   

(离开雅江 在山涧中骑行)
 

次日出了雅江,烂路延续了一段便重新回到了水泥路,雨停了,沿一条小河边缓坡而上,空气变得潮湿而清新。此时才有心情看看沿途景色。山上,绿的,黄的,红的,白的,层林尽染,煞是好看。途中我们见到许多乌鸦,大如公鸡,在我们身旁扑扇着翅膀并不怕人。乌鸦在藏区是吉祥的象征,直到数年后在郎木寺,亲眼看到天葬时乌鸦同秃鹫一起分食人肉才明白它们为何会长的如此之大。

 

(快到阿志玛了 天空开始飘起雪花)
 
(从左往右 老李  小范  小陆   大自然总会在不经意间显露出它的美丽 好让我们在它面前惊呆)

 

(草还未绿)

 

阿志玛是一家纯正的藏族家庭旅馆,今天我们住在这儿。阿志玛有三层,一楼堆放杂物并圈养家畜,二楼住人,兼有厨房,客厅。顺着木头楼梯达到二楼,一进门便是一个巨大的厨房,靠墙处,一排橱柜里整齐地摆满了各色铜质或是银质餐具,一个个擦得油光可鉴,华丽无比。靠窗,是一个开放式的灶台,一家人围在灶旁席地而坐。灶台上方的三楼地板开出一个覆斗状大洞,直通屋顶天窗,没有烟囱,坐在屋里却不会觉得有半点烟雾。三楼是那个著名的一炮轰到一楼的厕所。恐高,无福消受。
 

(阿志玛女主人 正在做包子)

 

(德玛老爹  念经和转经轮是每日必修功课)

 

阿志玛一家热情而腼腆,将我们安排在灶边坐下,女主人企图用几个生涩的汉语词汇与我们交流,可每每话到嘴边,却又羞涩地摇摇脑袋,转身向她的丈夫交代几句。男主人转身离去,不一会儿为我们带来了一热水壶酥油茶。语言不通,只能默默逐一斟茶。第一次饮酥油茶,只觉得又腥又咸,硬着头皮一饮而尽,加上炉火的炙烤,冻得苍白的肢体渐渐泛起血色。

 

(老李正在仔细研究路书)
 

下午的大雪不期而至,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窗外便已白茫茫一片。小谢前出探路,不多时便折返回来,只说是雪太大,坡也甚陡,明日怕是一场硬仗在所难免了。大家皆没有动作,只是望着炉火,良久不语。毕竟行已至此,无退路可言了。

 

(就这样 静静地坐了一下午)

 

 

崩溃之日
4月23日
天气:大雪
行程:阿志玛-剪子弯山-卡子拉山-158道班-红龙乡
 

昨晚睡在阿志玛,半夜醒来,听见雪花窸窸窣窣落在屋顶的声音,细小而绵密。宛如儿时安睡于母亲臂弯里传来的喃呢,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在莫名的平静里飘飘荡荡。门前偶尔会有汽车路过,车灯光芒划过窗台,墙壁和天花板上繁复线条勾勒出的各色花朵、藤蔓、八宝法器图样,一闪而过,旋即又跌入黑暗,但藏人使用的那些热烈纯正的色彩,宝蓝、鹅黄、朱红、鹦哥绿,仍能短暂停留脑海之中,开出各色花朵。

 

早上5点,迫不及待地跳起来叫醒了大家,对于我来说,今天的旅程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阿志玛的老板被我们在睡梦中叫醒,老板娘起身为我们热了酥油茶,早饭是昨晚剩下的大饼和一点土豆汤,甚是难吃,勉强吃了一点。

 

饭毕,老板娘提着一个铁桶,桶里盛着一些烧着的青稞,稻谷等杂粮,烟雾升腾,边念念有词,边在我们之间来回穿行,我们不明就里,问了才知道,这是在为我们祝福祈祷,她让我们每个人都上前吸了一些烟雾,这会给我们带来好运。说完她又拿着桶子出去在我们的车子边晃荡了一圈。望望窗外,这样的大雪天,能不能安全到达目的地,也许真要听天由命了。

 

(出了阿志玛就开始爬坡 满眼的铁杉 积雪尚且不厚 )

 

由阿志玛到剪子湾山垭口15公里拔高1公里,不算困难,只是刚出阿志玛不远便遇上一群大狗,大概有四五只,为头的一只,在十多米外的一个小山坡上向我冲来,不等它近身,我随手抄起一块石头便向它砸去,毫不手软,可惜偏了一些,没打中那厮。不过这群狗倒是见识了我的厉害,四处逃窜,只敢远远地冲我狂吠。我也不做理会,小心翼翼地推车通过。最后经过此地的小陆就惨了,据他自己说,他硬是被那几条恶狗堵在路上半个多小时。

 

(随着海拔升高 气温急剧下降 泥水甩在车架上冻成一副冰铠甲 时常要停下车来敲掉轮圈上的结冰)

(回望来时的路 阿志玛消失了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不再有一丝烟火气 纯粹的自然 )
 
(昨夜上来的几辆货车 被大雪困在垭口进退两难 )
 

路面结冰,巨滑无比,别说骑车,就是站在路面都会滑倒。这种情况,路面是不能骑的,只能在道路两侧的积雪地带慢慢骑下去,积雪下的枯草,能提供一点可怜的摩擦力。太刺激了!这个坡底是一个小卖铺,大家相约在此集中,我停下车来喝水,发现水壶里的水都冻成冰粒,晃一下沙沙作响。冻的不行,跑到小卖铺围着火炉吃了一碗方便面才感觉背心渐渐暖了起来。湿透的手套、头巾、鞋子也脱下来放在炉子上烤干。

 

(低比速雪地骑行 不敢捏刹车 稍有不慎 就成死亡飞车)

一名别队的女生早于我们来到这里,她双手抱着铁皮烟囱,湿哒哒的刘海散乱地贴在脸上,正声泪俱下地反复哭诉道:“我就是有病,为什么到这个鬼地方来骑车?!”。一旁的队友拂背安慰,但并无甚言语,巨大的困难就在眼前,离开这只救命的小炉子,外面就是冰天雪地,就是彻骨的寒冷,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没有人经历过,没有人知道如何回答。

 

连日的高强度骑行加上雨雪天气,将当初启程时的新鲜感消耗殆尽。饥饿、寒冷、泥泞、缺乏氧气,让人变得木然,再也无心欣赏风景,再也无心拿起相机,既不想继续也不想停下,这只温暖的火炉瞬间点燃所有的积累,旋即崩溃。每个人都没有答案,像一支燃尽的火柴,短暂爆发后,再次陷入木然,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无能为力。唯有继续前进。

 

过了一会,小陆也赶上来了,一队人马便又消失在茫茫雪原之中。

(如寂静岭电影中的场景一般 长时间在这样的环境中骑行 会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过了垭口便是著名的卡子拉山警务室,原本以为能获得补给,结果等了许久都未见有人开门,失望离去,至于后来的119道班,那真的是消失得无影无踪。雾气笼罩四野,目之可及皆是苍茫一片,可预知范围缩短到百米之内,未知感会比寒冷疲惫给人带来更大的恐惧。

(自拍)

过了剪子弯山垭口,全程基本在海拔4000米以上骑行,路在反复无尽的起伏之间延续,每每以为到了顶点,短暂下坡后又开始上坡,不断在希望和失望之间来回拉扯,是对意志力的巨大考验。

 

(一小片经幡 以为到了卡子拉山垭口 结果并不是 )

 

(卡子拉山垭口附近的牧民的帐篷)
 
快到卡子拉山垭口时,路边的出现数座帐篷,应该是当地牧民的居所。未见炊烟,站在门外喊了数声也无人应答。撩开门帘探头望去,棚内正中的炉子里的燃料尚未完全熄灭,忽明忽暗气若游丝,发出微弱光亮。一股强烈的牛粪燃烧气味及酥油的腥味令人窒息,四周角落里阴暗逼仄,散落地摆放着一些简陋家什,除此了无生气。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并未进入,重新改好帘子,转身离去。

(垭口终于到了  但并不是终点 也未迎来长下坡 此后依旧是起伏路 )

 

(垭口全景)

 

过了垭口不多时便到了158道班,道班是修路工人的临时居所,常常因为天气原因人去楼空,道班旁有一座藏族寺庙,询问后得知并不能提供食宿。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只能咬牙赶到红龙乡了。

 
(入夜前 终于在风雪中赶到红龙乡 )
 

终于到达今天目的地,红龙乡,水龙头被冰冻住了,没水没电没信号。住在藏民家,晚饭只有光面,配一点牛肉酱。无所谓味道了,吃了两大碗。晚上睡在一个摇摇欲坠的小木楼上,倒霉的是被子一股臭脚味,换了一头,依旧臭不可闻。脸也没有洗,肚子咕噜咕噜响个不停,大概是因为吃了那两碗面的缘由。

入夜的红龙是一座陷入黑暗的孤岛,在雪原之中风雨飘摇,没有一丝光亮。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