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本旅游攻略

DAY6

 

里斯本

里斯本(葡萄牙语:Lisboa 、 英语:Lisbon),是葡萄牙共和国的首都。是欧洲大陆最西端的城市。里斯本是工业城市、国际化都市,如今是葡萄牙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中心,亦是欧洲著名的旅游城市。

Wish you were here!

亲爱的临安:

 

 一直都在听说我在西班牙的故事,但是接下来,我就要给大家讲述我们在里斯本的所见所闻了。

 

里斯本是葡萄牙的首都,但它在很早时候就有人定居,比如说,罗马人凯撒曾经通知过它。1147年,西班牙国王阿方索一世曾经从摩尔人手中夺取过里斯本。之后它就成为了葡萄牙的首都——这还真是个艰苦的过程。

 

里斯本也是地理大发现时代中英雄们的出发点。比如说,达·伽马就是以里斯本为起点进行海上贸易之旅,并绕过了好望角的。因此,里斯本曾经辉煌过一段时期——黄金、宝石和香料纷纷从异国运到里斯本,使得它成为富甲一方的商业大城市。

 

贝伦塔是里斯本的一座微型城堡,同时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在葡萄牙古建筑中算得上是老前辈。500多年来,它一直静静的在特茹河北岸守候着,印证着里斯本由盛转衰的历史——甚至400年前的炮台都完好无损地陪伴着这座塔守候了500年!这座塔不再运用哥特式来打造,而是用了一种古罗马风格来建造。方方正正的顶部、方方正正的塔身与方方正正的地基,无一不规矩、无一不排列整齐。只不过比起现代的建筑风格,这种样式稍微死板了一点。令我们惊讶的是,塔内有很多口大炮直面窗外,好像随时准备着对入侵者进行轰炸。——被大河包围着的贝伦塔每天都会经历潮涨潮落,这些大炮居然没有被或升或降的潮水侵蚀。那些潮水就像天空一般蓝。

 

1

2

我们和里斯本的合影

塔外还有一座铜铸的模型(就是贝伦塔的复制品),每一处细节都刻画得认真而细致,将塔的每一部分雕刻得十分生动,一点都不像原形那么刻板。

 

最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居然在吊桥的下方找到了两只水母——它们正在以缓慢的速度移动着,仿佛不想令自己的生存空间被局限于一个大圆中;另外,我们在下游的浅滩上找到了另外两只水母——不过它们的运气可没有那么好——一只搁浅、一只早已干旱而死。我们极力帮助搁浅的水母回归大海,却以失败告终。到现在我都为这只水母感到歉疚。

 

 

 

 

航海纪念碑

 

而贝伦塔的附近有一座航海纪念碑,据说这块碑是为了纪念航海王子亨利逝世500周年而建的(还有另外一个说法:这块碑是为了纪念葡萄牙三百年来开拓海洋的光辉历史而建的)。从13世纪开始的80位航海家全都在纪念碑的主体——一艘巨大的轮船上:船头威风凛凛地站着的人即为对航海大时代作出极大贡献的亨利王子;达·伽马紧随其后,一副胸怀大志的样子;就连葡萄牙历史上有名的将军、传教士、科学家都参与其中,有的在张望、有的在观测、有的信心满满地望着前方……真真是气势十足。纪念碑前的地上有一幅极大的世界地图,上面刻有被发现新大陆的地理位置以及发现它们的日期,并且标得十分详细;有一些地方还形象地画上了水怪、龙之类的奇异生物,我猜想:是因为当时的人对科学还没有深入了解、或是他们对妖怪、鬼神一类的传闻还抱有一点信仰——这是有根据的,因为欧洲人通常会把宗教信仰结合他们自己的艺术完美地融入到建筑设计当中,包括纪念碑(更何况是这么宏伟的纪念碑)。地图上的路线和贸易物品标得十分清楚,让人一目了然,更会了解到更多关于航海大时代的数据(于是就有灵感把它们化为文章记录下来了)。我似乎看到了一艘巨轮在蓝天下尽情驰骋着,乘风破浪。

 

葡挞

既然身在葡萄牙,如果没有品尝过葡式的蛋挞,那就不算是去过葡萄牙了。    最初的葡式蛋挞来源于热伦尼姆修道院,一位修女在做点心的时候无意中发明了它。现在,修道院还专门开了一家店,卖的都是上好的蛋挞。

 

去城堡之前,我们光临了这家小店。刚出炉的蛋挞还冒着微微的热气,还散发着一股鸡蛋与面粉混合的香气;咬上一口,顿觉它外焦里嫩,蛋挞的馅入口即化,香甜的气息顿时在嘴里蔓延开来;把它吞下肚时,它把我的肠胃擦了个遍,让整个消化系统都接受了它那独有的味道。这该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啊!六个蛋挞,转眼间就被我和家人们扫荡得一干二净。大家相视一笑,便又向城堡进发了。

 

里斯本的传统马车

 

城堡有名为圣乔治,位于里斯本的至高点,保留了古雅的城堡与城墙。从城堡望去,可以一睹连接大西洋与里斯本的[四月二十五日大桥]风光。

 

城堡外还保留着传统的交通工具——马车。一匹匹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拉着一辆又一辆马车,载着那些因旅途劳累而疲惫不堪的人在大路上闲逛着。我和姐姐准备跳起来与马车合个照,谁知……就有了这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高个子、短头发、着装清爽的女孩还没来得及跳起来,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扭曲;而我本人却因为刚刚跳下来,脸部变成了时空隧道般的变幻线,双手成掌形落下,双脚点地——真是令人捧腹。

 

现在我们在里斯本了。这里的市中心广场上矗立着一座凯旋门——不过你千万不要以为巴黎的凯旋门搬了家——实际上这就是葡萄牙人智慧与心血的结晶。它叫奥古斯都凯旋门,顶上的石雕讲述了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一位神祇双手拿着用橄榄叶编织成的环,套在一男一女两位神的头上。导游说,这是在为天才与美德加冕。

 

奥古斯都凯旋门

 

里斯本港便是从古至今一直闻名着的商业大港口,据说二战时期,它是开放的为数不多的港口之一。港口边有很多台阶,只要脱下鞋袜、赤脚跑到台阶上,就可以体验双脚被冰凉的海水冲刷的快感。当时正值下午,阳光从我们背后射过来,天是蓝色的、海是清澈的,天和海都无限蔓延着,到最后居然融为一体,使人分不清地平线到底在哪里。

 

说完海,还要说天空。当时里斯本的天才叫’万里无云’呢,水晶一般的浪花调皮地一路跑来,直接扑在我的脚上,顿时,凉意从脚一直蔓延到脖子根,刚才还觉得像被送进了烤箱一般热,现在,这种热顿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爽的凉意,我几乎可以把背后的淋漓大汗、头顶上直射着的太阳光统统忘记,只是看着这叫人沉静下来的美景,沉默下来,与海水也融为一体。我似乎感到有小鱼从我的身体里穿过,掀起一阵小小的浪花,我一仰头就可以看到几只闲散的海鸥栖息在柱子上,目中无人般地逗留了一会儿,便展翅高飞了。

 

身旁传来一声尖叫。我转头,看到我们亲爱的团友正慌慌张张地提着裤脚。我便立即猜出了这声尖叫的来源——这位倒霉的团友被热情的浪花招待得过头了,导致自己的裤脚惨遭‘水灾’。我还没有笑出声,便感到腿上传来一阵刺骨的寒意,低头看看,不免哭笑不得——整条裤子废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浪花阵。我摇头,慢慢地退上了平台,看着一阵阵浪花大呼着欢天喜地地冲上平台再滑下去。平台上还有街头艺人演奏着柔和的乡村音乐,路人们似乎都对这些‘天籁’抱着十分欣赏的态度,有些人还鼓起掌来。

 

    至今,我一想到这个“避暑胜地”,便不禁产生许多天马行空般的联想,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

 

鉴于在里斯本的一整天,天都是蔚蓝色的,第六天的主题色难道还不会是蓝色吗?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作者删除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