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是个小镇,一条名为白龙江的溪流将其一分为二,一半属于甘肃,一半属于四川。小镇两边各有一座藏传佛教寺庙,中间却夹着一座清真寺,两种宗教文化共存在这块小小的地方,因此我对这儿产生了兴趣。

 

我的原计划是离开若尔盖以后去郎木寺的,再从郎木寺去甘肃南部的夏河,不过在若尔盖的第三天,魏姑娘就给我们安排了郎木寺半日游。在这次半日游中,关于我所了解的郎木寺全然没有涉及,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眼前已经是郎木寺大峡谷的入口了。

 

此时天气阴沉,看起来随时会下雨,但如果幸运的话,这样的天气也许又永远不会下雨,且适合徒步。我们没有准备雨具,因为我们不能在想要穿越大峡谷的时候假定当天会下雨,比起雨具,我们更需要的是运气。就这样,我们怀抱着对大自然的敬畏,付了门票,走进峡谷。不过,大概还是可能会下雨的缘故,峡谷里除了我们一行四人外,就再没别人了。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从两边岩石的高度来看,这应该是个小型大峡谷,给不了人那种险峻的压迫感。那条名为白龙江的溪流贯穿全谷,水流随着宽度变换速度,但即便是在最湍急的地方,我们也能涉水渡过它。我看着脚下走的人多了就变成的路,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来冒险,而是来观光的。自然,我也很符合一个观光者的身份,因为只有我穿的是一双洞洞鞋,涉水的时候十分方便,每次都是我已经到了对面,回头一看,我的伙伴还在脱鞋。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当魏姑娘发现草丛里有垃圾的时候,她就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弯腰将垃圾捡了进去,接着她又掏出一个递给魏然。自塑料袋掏出起的那一刻,我感到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那个塑料袋大概不是塑料袋,而是红领巾。

 

很显然,魏姑娘不是第一次这么做,她是一个热爱环境的姑娘,且这样的行动十分具有力量。无论多少年过后,我都会想起当时的情景:我们四人分成两组,一起花了门票在大峡谷弯腰捡垃圾。并以此为荣。

 

在此之前,我大约和很多人一样认为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甚至没用的,我们只是捡了几袋垃圾,但我们捡不完这世上所有的垃圾。不过从这次的经历看来,我认为魏姑娘捡垃圾不只是捡起了眼前的垃圾,至少她感染到了我。后来在许多地方,特别是野外,无论我是一个人,还是同伙伴一起,每当看到那些很难被自然消化的垃圾时,总是忍不住要去捡起来。

 

当时在郎木寺弯腰捡垃圾的我不曾想过,在未来的某个夏天,那是在西双版纳一处野山中露营的时候,我也会以主导人的身份与同行的伙伴提出捡垃圾的建议。有些人会积极响应,有些人会被迫响应,总之,在离开的时候,我们捡了好几袋恐怕会让自然消化上万年的垃圾。每每在那些时候,我都会告诉所有人,我这么做是受了一位姑娘的影响。

 

你看,魏姑娘确实不只是捡了眼前的垃圾,因为我捡的那些,也要归功于她的。我想,如果这几年我们国家的环境有好了一点点的话,那大约会有魏姑娘的一份功劳。

 

垃圾分布在大自然的时候,稀稀落落看起来并不是很多,可一旦将它们集中起来,感官就相当惊人了,那些五颜六色的塑料包装将我们的塑料袋撑得鼓鼓的。我们每捡满一个袋子,就将袋子系好放在路边上,等回程的时候再带出去。我们一路走,一路捡,魏姑娘的塑料袋很快就用光了。

 

乱扔垃圾的人,其心理很容易揣摩,因为大峡谷里没有垃圾桶,他们也没有办法。或者说,平时已经扔习惯了,反正世界不会因此毁灭,人也不会因此被罚款或者坐牢,垃圾就是用来丢的嘛!何况,别人也丢。

 

郎木寺大峡谷里还有几处迷你草原,确切地说大约只能算作草坪,草坪被岩石山坡围绕,魏姑娘说天气晴朗时,会有牧民在这里放牧。满地的动物粪便证明了魏姑娘的话,我蹲在地上盯着一坨牛粪,想象这里牛羊遍地的景色,真是令人向往。那会儿我切切实实是对牧群向往的,每次车子行驶在草原公路上的时候,一旦发现窗外有牧群,我便会死死盯着,舍不得挪开眼睛。可能是生活在城里见得太少了,我就是很喜欢看到这些成群结队的动物们在大自然里闲闲散散。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进峡谷三个小时后,魏然在一块光滑的岩石上躺了下来,他说他走不动了。如果要走完全程,大约需要六七个小时,这就意味着回程还需要同样的时间,魏然可能想到了这一点,遽然间信心崩塌,轰然倒地。他为自己的放弃找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理由:我应该带一瓶红牛的。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不得不说的是,魏然在阴差阳错间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当我们又花了三个小时,捡起一路装满垃圾的塑料袋回到峡谷门口后,一场暴雨立马倾泻了下来。在我们回程的途中还遇见了另外几个游客,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在峡谷中阴暗的山洞里躲雨。因为峡谷周边十分空旷,除了里面的几个山洞,以及现在我们所处的景区服务中心门口,就再没避雨的地方。如果这雨早下三分钟,在这样的雨量下,我们很难不被淋透。我将此种幸运归结为我们捡垃圾所带来的福报,但是看着那几包五颜六色的垃圾,我也产生了一个比较实在的设想,如果每捡两包垃圾就能免门票的话……那大峡谷可能会干净许多。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夏天的草原上,暴雨来去随性,并不会影响行程。只见阴沉的天渐渐亮起,便知乌云已经被风吹走,就如大街上的洒水车,只要地上沾上水,任务也就完成了。到花湖的时候,暴雨早已止住。

 

每一片湖泊都是草原上的明珠,花湖大约是这块草原上最精致的一颗。花湖以赏花闻名,只可惜我们错过了花期,此时正是这里的花败得最干净的时候。无碍,反正我是第一次去,甚至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对其本身没抱太大幻想,结果是,我觉得这片湖出人意料得好看。

 

当时湖上的云层厚重密集,层次分明,深浅不一,阳光正努力从云层的夹缝间挤出,已是一副斑斓的光景。这幅光景又被映衬在湖面上,湖面并不平滑,因为湖中满是败了花的花杆子,所以只是映衬出了天的颜色,却没有形状,这就好比天空是上帝作的画,而湖面是上帝的调色盘。

 

再说说那些败了花的花杆子,如若放大了将它们逐个观赏,那是没什么可看的,可此时它们散在湖中,我只当它们是水草,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真的以为那就是水草。这些略显枯黄的水草在我看来给这片湖增添了一股野性,它们是湖中的荆棘,叫人休要靠近。

 

花湖上时常还有水鸟掠过,那生动的画面我将一直保留。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最后,我不得不提一下这一天的晚餐。

 

结束花湖的行程后,阿姨就带我们去吃烤羊肉,我想我本该用草原上的羊肉可真好吃啊!来做结尾的,但那天是周二。我对自己有一个规定:每周二不吃肉。于是,我们大家坐在一家餐馆的桌子上,桌子上摆着一个大烤架,烤架上是鲜美的羊肉,而我,只能看着大伙儿吃。阿姨对此感到非常抱歉,大家也都劝我把不吃肉的日子挪后一天,可我这人死心眼,坚决不吃,阿姨只好单独给我点了一个蔬菜。

 

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很不好意思,但规矩不能破,就说:如果把不吃肉的日子延后了,就失去了持戒的意义,我不能在有肉吃的时候大口吃肉,却在本来就没肉吃的日子里装模作样来持戒,而且,我现在能忍住不吃,其实要比放肆开吃更让自己感到满足,这种精神上的满足是难得的。

 

阿姨点点头,看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不过魏然和刘奥一点不以为然,他们一块接着一块吃肉,嘬吧着嘴,夸赞肉质如何地道美味,说我即将错过旅途中最美味的一餐。

 

我吃着蔬菜,不服气地说:在你们以为越是可惜的时候,恰恰证明了我的满足。

 

剩下最后几块肉的时候,阿姨温和地问:都吃得差不多了吧?还有这些就打包吧?魏然和刘奥停下筷子,点头说吃饱了。接着阿姨把肉烤熟,装进打包盒,将那打包盒递给我说:你明天尝尝总是可以的,虽然热的好吃。

 

我接过打包盒,很受感动。

 

回到住处,魏然说:这么好的羊肉,再来一盘我们也吃得下啊!

 

刘奥点头称是。

 

第二天醒来,我把那隔夜羊肉当早饭吃了,我总觉得,我吃的羊肉应该比他们吃的都要好吃一些。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郎木寺峡谷捡垃圾记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