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德贡 行走云端

清晨的维西淅淅沥沥的下着雨,依旧没能好好看一下这座边陲小镇,就匆忙的来开了。离开维西继续沿G215前行,山高谷深,村落在山间的云雾中若隐若现,也许是因为下了雨,也许是我们运气真的好,总之眼前的景色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平时总说元气满满的一天,而这一天应该说是仙气满满的一天。手中的相机快门咔咔咔的捕捉着一切,只可惜路段塌方较多,无法停车驻足只能开着车窗行摄,不然一定要好好地欣赏一下这幅云山深处有人家的自然山水大片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过了永春河大桥,转入G353德钦方向进入澜沧江流域,沿澜沧江一路逆流而上,道旁偶尔会出现一些黄色的杨树,仿佛提醒我们正在最美的秋天旅行,不过天气依旧没有转晴的意思,只是在云雾流动的空隙中偶尔露出一丝丝的蓝天,心中还有些小小的低落,不知道这次的行程是不是都会在小雨中度过。停车休息的时候随手拍一下周边的环境,心中还是期待晴天可以到来。

上车继续出发,开始盘山而上,不知进入了一个什么名字的隧道,有种时空穿梭的感觉,挺有意思。

从隧道出来不久得知前方隧道塌方清障,需要等待,那就再次下车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放眼远望,薄雾在山间游动,仿佛画家泼墨,使远处的山景变成一幅丹青,宁静致远清新纯净。

 

车子再次开动,领队说要去看一个古老的教堂——茨中教堂。在这的地形复杂的横断山区深处竟然会有西方传教士的印记,我真心对这种不遗余力进行文化侵略的行为感到震惊和愤怒。

茨中村位于云南省德钦县燕门乡,澜沧江从村旁奔流而过,一座悬索桥跨过江面,把茨中村和公路连在一起。由于村庄坐落在对岸绿树掩映的山坡上,行驶在维西前往德钦的途中,一不留神就会错过。还好领队经验老到带着车队在村道上一路蹿行,最终到达了教堂门口。

这天是周日,方圆几里的信徒都前来做弥撒,场面还挺壮观。去年去以色列走朝圣之路,感受过信徒们狂热忠贞的信仰,毕竟他们是西方人,而在这茫茫的大山深处,信徒们又在信仰什么?是我所见到的那种信仰吗?还是入乡随俗的改编版?真的不得而知。等弥撒结束,我们进入教堂参观。

科普时间:茨中教堂始建于清同治六年(1867年),原在自菇村,由法传教士主持兴建。光绪十八年(1892年)被群众焚毁,后指地为界,强征劳力、银两,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移至茨中重建。教堂包括大门、前院、圣堂、后院、果园、菜园、葡萄园、水田等。主体建筑坐西向东,为中西式结合的砖木结构。18世纪中叶,西方天主教士进入迪庆,他们建立教堂、发展信徒,在强大的藏传佛教势力中,极艰难的存在着。信徒甚少,并且日益被信仰藏传佛教的百姓所仇视。百姓们不能容忍天主教士的传教活动,引发了阿墩子教案和维西教案。在1905年的维西教案中,愤怒的群众焚毁了澜沧江、怒江沿岸的10所教堂,杀死了法国传教士余伯南和蒲得元。当时清政府派重兵镇压僧俗民众,反洋教的群众抵抗了三个月,最终被镇压下去,教会因此而获得了赔款,在茨中土地上兴建茨中教堂。(一群哈批,无能的清政府。)

在教堂后院是大片的葡萄园,深秋季节,葡萄藤上已经硕果累累。茨中的葡萄比常见的葡萄要小得多,仅指甲盖大小,颗粒小而饱满,口味甜中带酸。这种名叫玫瑰蜜的法国葡萄,在法国本土已经绝迹,但是在云南偏僻的深山中依然长势良好。茨中的山坡上到处种满了葡萄,老百姓从传教士那里学会的葡萄栽种和酿酒技术也承袭至今,村民会把酿好的葡萄酒运到市场上销售。我们领队也大手笔的买了一大桶给大家尝鲜。

天台有只拉拉在望风景……

离开茨中教堂不久,雨停了,蓝天白云、紫红色的山崖、黄色的江水层次鲜明的出现在眼前,太阳跳出云层,阳光洒向大地,我们开始逆光前行。

中午我们抵达德贡大桥享用午餐,看着眼前奔流的江水,映衬在蓝天下的白塔、经幡,我毅然决定上山拍照,不坐等吃饭了

脱离了军训式的午餐环境,我的心在飞扬,飞扬,飞,扬……你能感受到我的快乐吗?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最后还是回去小吃了几口,充充饥。饭毕还抓拍了两张喜庆的老大姐。

下午正式开启德贡公路之旅——本次旅行中最惊险刺激的一段路程。翻看地图,这条路线是从澜沧江穿越到怒江的路线,也就是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穿越到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哇哦!感觉自己正在亲身体会当年的地理知识点,激动小手伸出来。据领队介绍,历史上德钦与贡山的边民往来,完全靠古老的茶马古道。如果一个人想从德钦前往贡山,就必须绕道丽江、大理等外围地区,花3-4天的时间,走1000多公里,才能抵达山的那一边,可谓道阻且长,行路漫漫。

如今这条漫漫长路已经变成了一条全长仅98.2公里的近路,看似不长的一段公路,却耗费了云南交投整整12年的修筑时间,2019年10月才正式通车。由此可见横断山区的地质结构有多么凶残。

进入澜沧江的支流峡谷,水秀山清,风景怡人。随着高度攀升,松散的地质状况开始展现,塌方碎石随处可见,车队一直通过对讲机相互提醒着路况信息,小心谨慎的行驶着。

 

 

 

翻向第一个山巅时,窗外的怒山山脉雪峰连绵、气势雄伟,坚韧挺拔、直插苍穹,激动的手,颤抖的心,爱上了窗外的美景。

在山巅行驶,风起云涌,阳光被厚重的云雾遮挡起来,雨滴密集的砸在挡风玻璃上,刚才还在风和日丽,如今又风雨交加,山中的气候真的变幻莫测。前方遇到塌方,工程车正在做清障,我们只能在风雨中停车等待。

← 左右滑动查看实景 

 

 

不用怀疑小手摇的最热烈的那个就是我

翻过塌方区域,停车修整,根据植被上飘扬的长松萝判断,此时的海拔应该已经到达3500米以上,空气开始变得稀薄,大家迅速拍了合影就继续出发翻山越岭。

行至途中前方的出现了一座样貌奇特的山峰,总感觉像什么,但又说不出来,领队小姐姐说:这就是孔雀山垭口了,哇哦~原来是像孔雀!

 

车子行至孔雀山下,孔雀山如一道屏障横亘在垭口之上,山上只有苔藓类植物竟然没有一棵树木,好是独特。

翻过垭口,一阵浓雾吹上山头,能见度突然降低。看到前面的小宝沃,仿佛置身于《寂静岭》的画面中一样,感觉恐怖片即将上演,小心脏激动的砰砰作响。


上下滚动查看更多

车子开始在浓雾中盘山而下,云雾在山峦之中快速蒸腾、缠绕、翻滚,阳光冲破云雾洒向山间,小车穿行在金色的云海之中,可谓是人间秘境奇幻至极。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海拔逐渐降低,缭绕的云雾已渐行渐远,留给我们的只剩垮塌的路基,随处可见的塌方、泥石流、炮弹坑,以及满山遍野的小瀑布,还有两大坨冲向路边房屋的巨石……危机重重,迅速通过。即便气氛紧张,偶尔也会有一两只鸡、鸭、羊咩咩闲庭信步乱入我的镜头,缓解一下情绪。只是那个羊味真的很重

出山的时候,天边出现了晚霞,仿佛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回望德贡公路这一程,短短的几十公里却耗去了我们将近5个小时的时间,不过很感激大自然给予的恩惠,让我们平安的享受了一次身在地狱,眼在天堂的奇幻云端之旅。

 

回顾一下我们的穿越行程

 

晚上夜宿怒江边的贡山县城,在领队小哥哥精心的安排下,我们的味蕾也得到了满足——傈僳族手抓饭配茨中的红酒。今日的晚餐时间不再感觉像军训,可能是还沉浸在今日的美景之中无法自拔,也可能是第一次感受这种洋气的吃法,★★★★★好评。nice。

傈僳族手抓饭是云南怒江大峡谷傈僳族最具传统风味和地方特色的一种美食。是纯原生态无污染的美食。当客人到来的时候,傈僳族人习惯倾其所有、尽其所能,把自己家里所能搜集到的的美味,都集中在一个容器中,献出来,让客人吃得尽兴、满意。他们也会因为客人的满意而感到自豪。

下一程是哪儿呢?下回说吧总之依旧会很精彩。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