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记 | 孝闻老巷,念念情重

南起中山西路,

北至永丰路

踏破沥青路,

但闻“崇孝”二字。

孝闻街

看完《大江大河》,把不少人拉回父母那个年代,对林立着老屋旧瓦的老街充满了好奇和珍惜。越来越多的宁波老城区被推倒,唯一可以留下来怀念的只怕是相机里的片只。

孝闻街位于宁波市海曙区,靠近鼓楼,旧时名含河利市桥、水凫桥、芳嘉桥跟、孝闻坊、双池街等地对于曾经生活在海曙的宁波人们来说,应该不陌生。

踏入孝闻街,第一感受就是扑面而来的老屋尘土味。宁波的老街区总是这么一副模样,墙头矮矮的,房子高低不一致地蹭着,一转二拐也看不到头的弄堂,是小时候最常玩闹的地方。
街两边的行道树还是一色的重阳木树,当地老百姓都喊”落雨树”,因为夏天一到,在树下稍站片刻,就会感受到似乎有细丝般的雨点滴在身上,使人顿生凉爽之意
大部分的老屋都门头紧闭,缠绕的电线随意耷拉下来,从门缝往里头瞧,都是人走屋空的模样,碎了半块玻璃的窗户里,突然跃出一小黄猫,“喵呜”叫着从脚边逃走。
孝闻街本来是沿河小街,最常见的裁缝铺、理发店,沿街开张。时常能在转角的灰色水泥墙上看到红色的箭头下一行汽车厂或是包子铺的字样。

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上个世纪80年代人民的生活,去裁缝铺量体裁衣,去照相馆冲印胶卷相片,去理发店推个干净寸头。

如今毛玻璃上的花贴纸剌满划痕,铁皮大门早已布满铁锈,耳边再不会有清脆的自行车车铃声。
但擦肩而过的还是说着宁波话的老人家,左手提着油,右手拎着菜往家走;大门口石墩上坐着的妇人,说着这家长那家短,手里还剥着新鲜买的蚕豆。
走着走着时常会出现拐弯的小弄堂,好奇心引着我往深处走。左转再右转,一户又一户人家,小小的门头开着,偶尔仍能听到几户人家的炒菜声。
刚踏进孝闻街的时候,正举起相机拍了两三张,一旁和别人聊着天的阿姨见到我,忙和旁人说:“你看那个小姑娘在拍照,多拍点多拍点,以后是要见不到了。”这话落在我的耳里,却是说不尽的不舍和叹息。
走出孝闻街,一下子,汽车鸣笛声、人们的交谈声、城市里的那股喧闹劲,全部又钻进了我的耳里、脑里、心里。恍惚有一种刚才只是梦境的错觉。
感叹一声又是再也见不到的老街风景,依然往下个路口走着。
Tips:
📍 坐标: 宁波市海曙区孝闻街
△目前面临拆迁,基本上没有开放的老屋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