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自驾之旅|亚瑟港

为了陪儿子学英语,我自己也在坚持每日英语读书的打卡,所以读了很多英文原版的著作,其中就包括学术网红尤瓦尔–赫拉利写的《人类简史》。今天在读人类简史的时候读到了塔斯马尼亚,一时间让我想起了那个到处都能看到袋鼠的绝美小岛。

 

01

 

The End|世界的尽头

 

 

 

 

 

 

 

 

亚瑟港

 

如今塔斯马尼亚被人称为世界的尽头,世间最后一片净土,但是在几百年前,这个美好的岛屿可并不美好。1642年荷兰的航海家率先发现这里,随后欧洲的殖民者陆续来到这个小岛,把这里变成人间炼狱。他们一边在这里建设监狱,流放犯人,一边对本地的土著实施灭绝人性的种族屠杀计划,直到1876年最后一个塔斯马尼亚人死亡,塔斯马尼亚终于变成了侵略者的天堂了。

正是因为殖民时期建立很多的监狱,所以现在塔斯马尼亚的一个特别大的景点亚瑟港就是去参观那时的监狱的。据说当时阿瑟港设计的初衷就是“一台把罪犯磨炼成老实人的机器”,但是这几十栋监狱建筑被周围的自然美景裹挟之后,这里就成了集美丽与恐怖于一身的地方了。

 

02

 

Will Be War|与臭小子的斗争

 

 

 

 

 

 

 

 

 

Cool

 

 

从塔斯马尼亚的首府霍巴特驱车两个小时,沿途看过各种青山绿水之后,就来到这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亚瑟港监狱,这里是我在塔斯马尼亚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因为在这里,和儿子的斗争,我终于扳回一局。

 

据说在19世纪的时候,亚瑟港遭遇了一把大火,把绝大部分的建筑物都烧毁了,所幸遗留下来的残垣断壁融入在湖光山色之间,反而看上去更多了很多劫后余生的韵味。而且,一些关押犯人的囚室被保存了下来,其中有一间禁闭室可以让游客进去体验。

 

山丘

这个禁闭室除了一个石门之外,窗户、器具什么都没有。关上门后,屋里面漆黑一片,外面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到,安静的吓人。两个臭小子被我骗进屋去,我赶紧关上了门,听着他俩在里面嚎啕大叫,我心里暗暗窃喜,你俩终于也有害怕的时候。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只要一说要把他俩送回禁闭室,他俩顿时就老实了,看来这偶尔的小惩戒还是有点效果的,不过当爹的靠吓唬小孩子扳回一局,好像也不是特别的光彩,但是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之情。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