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藏线骑行游记‖左贡–然乌

越往后的行程记忆反倒是越模糊。这段路翻越业拉山,下怒江72拐,爬安久拉山,走夜路到达然乌。


Day15

左贡→邦达→邦达青旅


这天骑行103km,有玉曲河陪伴,可以经常在河边停留,相对休闲。

河滩上很多这样的角。

玉曲河是怒江中游的支流,河流不大,景色算不上美,但使荒凉的地貌多了份生机。

也让长线骑行多了些清爽。

国道一直沿着玉曲河延申。

时不时可以看到河中的牦牛。

中午的时候附近没有餐馆,找个地方吃点干粮,补充热量,解决午餐。

可能是季节原因,田妥村至阿四村间那传说可以与新都桥媲美的河套风光并没有太让人感到欣喜,不过有蓝天白云玉曲河,已经知足。

路况很好,听着喜欢的音乐,不用爬山下坡,时不时还能用大盘前进,感觉相当的好。

路过村庄,和刘哥还有春儿停车转经。

中午补充的热量不够,很快就开始饿肚子,到达克色村的时候已精疲力竭。

即将到达邦达,遇到藏民在转塔,在此停留,感受虔诚。

到达邦达,旅舍住满了骑行和徒搭的人,楼下伙食很好,有肉有汤有拉萨啤酒,吃饱喝足到隔壁小卖部补充干粮。

邦达的八点才是傍晚时分。

晚上要认真检查车子,因为接下来就要迎接著名的怒江72拐。


Day16

邦达→业拉山→72拐→八宿→高山单车客栈


一觉醒来窗户已结冰,这天翻越海拔4568m的业拉山后就迎来梦想已久的怒江72拐,不敢狂言挑战,但愿大家平安走过。

天气好,没有逆风,爬坡难度不大,看着逐渐远离的邦达,心中有些遗憾,如果是夏天,就可以看到辽阔的邦达草原。

中午时刻到达垭口,阳光明媚,但风也很大。

阳光刚好洒在垭口飞扬的经幡上。


感谢建造和守护国道的人们。

稍作调整,再次认真检查车子,调好刹车系统,穿好冲锋衣,套好头巾,面巾,戴好头盔,手套,骑行镜,穿上三双袜子,关掉音乐,一切都为了即将走上的怒江72拐。勇士们,集中精神。

下去不久就到了72拐的观景台,这就是传说中的怒江72拐。

出发前几个前辈都交代一定要慢一定要集中精神,下坡很急,没有太多护栏。

不断刹车,手会很累,高度精神集中,脑子也会累,很多拐弯处还立着“此处死亡XX人”的警示牌,虽然是下坡,但中途还需要停车休息调整。

越往下,慢慢开始出现植被。

又遇到小毛驴,毛真长啊。

继续往下会经过村庄,植被更加丰富。

很喜欢这种荒凉辽阔环境中的植物,和垭口的景色完全不同。

这时候坡已经很缓了,停车欣赏下山下的风景。

下完72拐之后的感觉—荡气回肠,随后不久就过怒江大桥,怒江大桥是军事要地,在国防中起关键作用,重兵把守,不给拍照。

下了坡自然就是上坡,又遇逆风,很不好走,路边山体的地质变得很特别。

风太大,阿彬的帽子被吹到了国道下的河滩,不过身手矫健的阿彬很快就捡了回来。

有花的地方就停留休息欣赏。

背着书包的藏民赶牛回家,太喜欢这个场景了。

逆风中艰难骑行,但终于见到朝圣者,场面壮观震撼,瞬间满血复活。

我边骑边感叹,想到前方再给他们拍照,想着各种特写。

谁知再往前骑行几百米突然发现我走进摄影现场了,原来是在拍纪录片。

而四年之后我才知道,当时拍摄的这部纪录片就是《冈仁波齐》。朴树的这首《No Fear In My Heart》成了我长期单曲循环的歌。

傍晚到达八宿,晚上停电,此行一路来住过很多地方,墙上都会写满驴友的各种对旅程和所住旅店的感叹,但这店清一色都是赞扬。


晚上老板给我们做了正儿八经的牦牛大餐,打着手电筒对着墙上的留言给我们讲着以前在这住的旅客的事迹。吃着烛光晚餐,听着别人的故事,思考自己的过往,这样的感觉很不错。


停电的八宿夜空却显得格外明亮,满天繁星易让人想起往事,好的或坏的。这晚是滇藏线睡得最晚的一天,接来下目的地然乌,要爬68公里坡翻越安久拉山。


Day17

八宿→安久拉山→然乌→越野e族之家


吃完传说中的牛肉面,最喜欢这种管饱的事情了,吃饱有劲翻越安久拉山。

又是好天气。

又遇到小毛驴。

随后就被狗追了,这一路第二次被狗追,前面的刘哥淡定得很,我一直很怕狗,因为小时候被猫抓伤打过狂犬疫苗。就是这样,因为被猫抓而怕狗。

初始的这一段延续了昨天的景色。

中午的时候开始逆风,牙痛又发作。

教育就是生产力。

高原的逆风让骑行变得很吃力,此时还有41公里的爬坡,躺下来真的很香。

在路边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下面的河套风光。

在路边盯了很久,看着牛群慢慢走过。

这天的爬坡难度很大,路上看到的纸条,这伙队伍和我们应该是在左贡住同个地方,不过没有我们没有搭伴组队,希望他们都顺利。

一块普通的里程碑,大家都在这停留,凑热闹拍个照。

里程碑边上饥饿的流浪狗,这一路感觉西藏太多流浪狗了。

天色逐渐边晚,离安久拉山的垭口还有挺远,但这时候的景色又是我喜欢的蓝天雪山。

此时已饥肠辘辘,干粮耗尽,突然出现一辆买麻花的车。

已经日落,朝着对面的雪山艰难地前进。

即将到达垭口的时候月亮升起,这雪山中的明月真令人欢喜和激动,四处响起了小伙伴们的呐喊声。

终于到达垭口,已经是晚上八点,我记得这天孟哥是已经坐车到了然乌,定好了食宿等我们。

那天我们五个人只剩两支光源了,排好队伍,一只电筒在前,一只电筒垫后,大家团结协作下山。“车车车,坑坑坑,停停停”,一路上骑在前面的春儿不断的发出喊声和指令。


这天骑行了13小时,那晚非常非常的冷,沈哥的车胎还漏气了,隔一段路就要打气,天黑下山,因为只有两只电筒,遇到会车、路面坑洼的地方都要停车。


这样的夜路的确不安全,即将到达然乌的那段结冰路面我的车也摔了,还好我稳稳扎住了马步。到然乌的时候沈哥训斥我们太神经,太冒险,应该叫车来接。



不过这就是这样的晚上,我在安久拉山,看见了夜晚雪山中最美的星空,虽然没能记录下来。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