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南昌老城区暴走(三)

4

八一起义纪念馆

来南昌不接受红色教育,就好像去北京没去故宫,去天津没吃狗不理包子似的,而且比这些个更惨的是,很多人印象中,南昌除了红色教育基地,就没别的可玩。我走到八一起义纪念馆,做好思想准备接受已经全部还给中学历史老师的正统知识的再教育时,门口一波一波的“士兵”已经排了好几层。

也不知道什么单位搞活动,几百个年轻人穿着戏服,化好妆,拉着横幅,穿过中山路,准备进纪念馆参观,刹那间我被淹没在他们中间,我在人潮中接受到的爱国主义教育,超过了所有的死记硬背,堪比亲临一场热血沸腾的运动,拿起相机拍一通,像个战地记者,只不过“士兵”们也在忙着自拍……

作为南昌三大民国建筑之一的江西大旅社

只能在外面拍个照,没能进去参观其实挺遗憾

5

新四军军部旧址

六眼井、书院街

从南昌起义纪念馆出发,其实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条是沿着象山路主干道走到新四军军部旧址,经过六眼井、三眼井、书院街。

 

另一条路沿着船山路往南,经过网红的“老三样”餐厅,来到禾草街、地藏庵巷、仓街,隔壁就是抚河,我猜船山路以前是南昌城的护城河,那里附近是惠民门旧址,接一个个抚河码头,城内外各种贩卖粮草、烧香拜佛的地方。往南可以走到绳金塔。

 

我当时走的第一条路,约一公里,第二条路没有去,可能已经全部拆除,不过闻闻烟火气罢了,网上看到有一位叫李跃华的画家,曾在禾草街拆迁前去写生,画的都很精致:

禾草街 (李跃华画)

地藏庵巷(李跃华画)

象山路在大修

从象山路向船山路方向望去

戴口罩除了防新冠病毒,还能帮忙挡灰

绿地集团在六眼井地铁站那里搞了一个商业区

“在城里巷落中,有一口井的地方很多,我住过的棕帽巷、笆茅巷、羊子巷,都有过单口井,只是井圈大小的区别而已就一处同时有六个井眼的地方,南昌独此一处。过去南昌人在这里汲水、捣衣、淘米、冲澡、洗菜、聊天、嬉戏,热腾腾的场景似乎可以画一幅生动的市井图。我父母至今还住在与六眼井毗邻的三眼井街,每周日去看父母,必过六眼井而至三眼井,而这其中要路经的甘家前巷,我认为是当下南昌最陈旧、也最有烟火气息的老街旧巷,这里几乎数十年未变,尚保留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街貌,有老剃头店、花圈店、馆子铺、金角铺、废品店、食品店、香辣板栗店、猪血粉面馆、熊氏诊所、鸿基房屋中介以及烟熏火燎的小酒家,巷口有卖烧饼的,巷里街边有摆着一台旧缝纫机码边的。走在甘家前巷,尤其在夏日午后或初春傍晚灯火初上时分,真不知今夕何夕。仿佛老南昌人生活的场景丝毫未变,街头还依稀有端着蓝边瓷碗为父亲打一角水酒的顽皮男孩,以及慢悠悠补着橡胶车胎,有一搭没一搭跟人聊天的汉子,远处传来呼孩子回家吃饭的悠长声调。

—— 程维《南昌人》

唉,上面这段文字读得让人睡着

从三眼井街拐到友竹路

这条路特别幽静,有个卖烘山芋的大叔坐在路边

右手边就是新四军军部旧址,之前是张勋公馆

纪念馆凭身份证入馆,两座楼,一个新造的展览馆,一个老楼复现当年陈列。展览馆里讲述了完整的新四军历史,对于一个军事知识仅限于旅长营长排长班长哪个大哪个小的我来说,要不是外面太阳有点大,我也不至于在这里呆了好一段时间,展览内容的逻辑其实很清楚,质量不低,我这种军事盲照单全收,才知道新四军最初是红军大部队去长征之后,留在闽赣打游击的部队——虽然现在过去两个礼拜,知识的海洋又蒸发了……

纪念馆的南门在东书院街上,从南门往东几十米有中共中央东南分局旧址和豫章书院旧址。回来发现的时候很后悔没过去瞅瞅。

书院街在南昌城的历史上,曾经是大户聚集之地,全是书香门第深宅大院,豫章书院始建于南宋时期,据说陆九渊来过,8过他们几个应该把江西几大书院都去遍了吧,要不是元朝这个蛮族灭了南宋,压根没那帮德国哲学家什么事儿!膨胀了……

书院街与新四军军部旧址,即张勋公馆也是有联系的,觉得有意思,故一并贴在这里:

“清代的许振岏算是在书院街居住过的达官贵人,他与李鸿章同出曾国藩门下,做过广东巡抚,他的府第后来成了书院街上第四粮库所在地。江西奉新人“辫帅”张勋曾是他的门人,张勋出道得益于他,是许振岏将张勋引荐给李鸿章的。张勋发达了,回来拜见恩师,据说投了门敕后许振岏不允见。直到张勋脱了官服,换上便衣,自称门人求见才得以进去。张勋倒台回乡建的公馆就在南接书院街、北连三眼井的友竹花园。”(程维《南昌人》)

这个故事写的有歧义,因为时间结点没有交代清楚。张勋倒台后应该一直住在天津,这个张勋公馆建于1923年,而1923年辫帅都翘辫子了……

结束这里,我从六眼井坐地铁到阳明路站,想去沙窝看看,LonelyPlanet上面说,那里曾是民国别墅区,百度地图上也看到非常奇特的路名:一经路,一纬路,二经路,二纬路……二纬路上有个戴笠公馆,我幻想那里类似南京的颐和路,然而下了地铁走过去,毛都没有看到,全是新小区。

所以亲爱的网友,沙窝到底有什么可看的么?

在中国,城市建设速度超过LonelyPlanet的再版速度

 

离开吧又心有不甘,我租了一辆电瓶车晃了一圈,在这个经纬分明地如同地球仪的地方,以不熟练的驾驶技巧沿着上下沙窝路、爱国路一路下坡,像个笨重的鸵鸟,一会儿脖子一蹬一蹬地龟速前行,一会儿壮大胆子迎风展翅,那时候正是黄昏,“帅家坡”笼罩在灿灿的金光中,一排排民房从我身边呼呼闪过,赶着回家的大人和放学的孩子一个个超过我,我也不知道要骑到哪里去,在陌生的环境里冒险骑电瓶车有一种奇怪的,在平行世界里与另一个自己附体的成就感。砰!爱国路骑到底竟然就是胜利路阳明路,孝宗弘治元年(1488年)王阳明到南昌来娶老婆,有天晚上也是这么疯狂地骑车到铁柱万寿宫,跟道长通宵讨论养生之术,差点错过洞房花烛夜……后来王阳明反思自己的冲动,发明了知行合一的理论(这一段纯粹是我胡说八道)。

貌似沙窝什么也没有,所以从新四军军部旧址结束还是去八一广场吧。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