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游记|九月的旅行札记

 

泉州

2020/09/12

在滑翔之后

完美坠落

 

 

九 / 月 / 的 / 旅 / 行 / 札 / 记

不记得 有多久没有去旅行了。

就连去搭BRT的时候也习惯性地走向了平时上班的那个方向,日常的生活过得就像是NPC

许是忙碌了太久,睁开眼认真看世界的时候,才发现这么多花都开了!

凤凰木、酒瓶木棉、刺桐、栾树、蓝花楹、扶桑、翠芦莉……真高兴,又能一起认真地感受世界!

 

旅行列表 里有一长串的目的地,但现实是没有时间去很远的远方。而远方的概念也越来越模糊了,过去对我来说很遥远的泉州,现在坐动车过去的车程不到三十分钟。

原本 神乐妹妹是打算来厦门找我的,最后吃货临时改约泉州,准备去泉州西街扫荡一圈。还别说,美食攻略都给我列好了。

 

说起泉州,总有一种亲切感。闹市中的开元寺、南俊路的承天寺,涂门街的关岳庙、清净古寺,还有说着暖软闽南语的泉州阿婆。

泉州这座城 古朴又可爱,就连生活在那里的人也是。他们是会在公交车上主动给忘戴口罩的孩子递上口罩的人;是会跟你聊天唠嗑的人;是会夸你好看的人;是会热心帮助你的人。

 

很多时候,它给我的印象还真就像是隔壁邻居家天天躺在旧藤椅上晒太阳的老爷爷,慈祥、随性、一身的故事。

泉州 有太多的美誉,泉南佛国、刺桐城、鲤城、光明之城。毗邻厦门,它的光芒却被掩盖了不少,但爱泉州的人不比爱厦门的人少。

不过,在泉州吃吃喝喝了两天,我还是会想念厦门。泉州旧城区,巷子幽静,闹市里却有些拥挤,横冲直撞的摩托车、电动车到处都是,走路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可别被撞到喽。

 

一路向北,从厦门的晴天来到泉州的阴天。神乐妹妹则是从学校赶来,不过她没赶上买的那班动车,只好改签到下一班了。我则有那个荣幸在出站口跟她说一句“泉州欢迎您”。

车站人来人往,新冠虽然不再猖獗,人们依旧没有摘下口罩。九月的上旬,有人背上行囊,要赶往新的校园;有人一身戎装,远离家乡、父母和朋友,前往部队训练。还有的人,就像我们这样,换个地方寻找乐趣。

 

公交车上的贴纸

 

 

对美食有多热爱,对生活就有多期待

我的胃被这里的美食牵住;

我的眼被这里的一砖一瓦所吸引;

我们的步伐总是匆忙,怕错过这里的一切;

就像是两个梦游的人,沉醉在梦中不愿醒来。

QUAN

ZHOU

9/12

2020

2020/9/13

QUANZHOU

在神乐的带领下,我头一次老老实实地跟着攻略走,而且走的是美食攻略。美食第一站打卡了一家牛肉店,店门口的玻璃推门上贴着”名扬东南亚“的标语,看来店家很有自信!

虽然已将近两点,店内还是坐满了人。我俩点了牛肉羹和干拌面。干拌面看着没什么卖相,入口很惊艳,和平时在沙县吃的拌面很不一样(也有可能是我们饿了的缘故)。

 

泉州美食

QUANZHOU

牛肉羹又Q又脆,我一个人能吃好几碗。但是被神乐批评了,原来美食打卡的基本原则是每家只点一点点,要吃得少而精。

 

美食第二站 打卡了芋头饼。这是一家下午四点半才营业,卖完就关门的任性饼店。从桂坊巷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在芋头饼店的斜对面有一簇三角梅灿然成树,活像一株泉州小巷中闽南版的圣诞树。小巷里的石板路上也落满了它的枝叶花朵。不知道它想不想尝一下这美名远扬的芋头饼。

队伍很长,神乐居然有耐心排了半个小时左右的队,如果是我,可能掉头就走。

 

幸运的是 他们还没有卖光,我俩也有幸吃到这芋头饼!确实挺好吃,但是要趁热吃,凉了会稍微有点逊色。有甜、咸两种口味,我和妹妹都觉得甜的好吃!

刚咬下去的那一口,咔嚓一声,芋头饼外面裹的那层脆皮真酥脆爽口,里面则是热乎乎的喷香酥软的芋泥,甜甜的!能吃好几个!我本想多买几个的,被无情地否决了。

 

美食第三站 打卡了石花膏,在这家吃的石花膏还行,四果汤里加了石花膏,不知道是算石花膏,还是算四果汤。我们点了两份,每份里面都加了芋泥,排队的时候有个大姐说,一定要加芋泥,芋泥是这家的招牌。啧,招牌不是石花膏吗?不过芋泥确实好吃,芋泥、芋圆、红豆、烧仙草、西瓜…四果汤,我的爱!不过神乐坚持漳州的四果汤才是最好吃的!让我有机会去漳州买来吃!

我们就好像是美食猎人一样,跟着攻略上的地图,不断品尝美食。上一次在一座城吃得这么过瘾还是在潮州的那会儿,在潮州,随便走进一家餐馆,都能吃到美味。时至今日,我还在怀念那边所有带“粿”字的餐馆,以及小巷子里的那家肠粉。

 

X / I / J / I / E / 西 / 街

西街,这两个字我曾键盘上敲过数十次。我知道这里有着最正统的闽南古早味,我知道这里沿街有着不少的文物古建,即便早已知道这一切,还是不如亲自到这里来感受。

晚风吹呀吹,吹走了白日里仅剩的一点燥热,吹得我们快乐得仿佛要飘了起来。

 

沿着西街,我们打卡了手工麻糍、润饼、同安香骨鸡腿(有厦门的味道)、烧肉粽、铁板烧(就是烧烤)等等。西街,不止于西街,西街两侧的巷子也藏着不少美食,各种美味藏匿在巷子中,似乎不让你花费一点心思去寻找就不罢休。

去小西埕的巷子中 买满煎糕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着实受到了惊吓。我给神乐拍照的时候,把她的手机放在了小摩托的后座上。结果拍完谁也没有想起要去拿那部可怜的手机。发现忘拿手机后,我在巷子里上演了一场急速狂奔。幸好手机还在。当事人神乐则淡定地说:“你跑得真快!”

 

 

 

也许是基因决定了人会怀旧

“我们翻墙进去吧!”

“不成,违法,而且不安全。”幸好后来问了汽车修理厂的人,他给我们指了路,从不远处的大门就可以进去。

 

这是一座火车站,看似已经废弃的样子,里面却还有不少铁路工人在上班。没有客运火车,没有旅客,但是会有货运火车。

 

锈迹斑斑的铁轨,野草铺满了轨道旁的野地,缓慢行驶的老火车,简陋又破旧的站台,穿着橘色工服的铁道工人。最好玩的是朝着站台长廊的天花板说话时,可以听到像扩音器发出来的回声。

 

在这里拍照晃荡了一整个下午,铁道工人会提醒我们注意安全,路过的野狗也不像攻略里说的那么凶。跟铁道工人打招呼的时候,说要给他们来几张,大哥们笑得还挺腼腆哈哈。

 

闲坐在无人的站台上,听风吹过铁轨的声音,看铁锈一点点蚕食车身,看野草一寸寸生长,世事如何和它们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