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游记【诗人聂鲁达 | 圣地亚哥故居】 巴勃罗·聂鲁达(Pablo Neruda,1904-1973),智利诗人、外交官,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曾三次到访中国。
 前情提要 

巴勃罗·聂鲁达(Pablo Neruda,1904-1973),智利诗人、外交官,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曾三次到访中国。

“因为他的诗歌具有自然力般的作用,
复苏了一个大陆的命运和梦想。”

我们造访聂鲁达圣地亚哥故居(La Chascona)之前,先去了瓦尔帕莱索故居(La Sebastiana)和黑岛故居(Isla Negra)。

【诗人聂鲁达 | 瓦尔帕莱索及黑岛故居】

聂鲁达在圣地亚哥的故居同时也是聂鲁达基金会(Fundación Pablo Neruda)总部所在地,位于Cerro San Cristóbal山脚下的Bellavista街区,相较另两处故居,这里地处闹市,容易到达,聂鲁达在智利的三处故居均由聂鲁达基金会管理。
故居依山而建,沿着路边的指示牌,看到蓝色的屋子沿着台阶向上走便可看到入口了。
Matilde Urrutia是聂鲁达的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1953年,他们在散步时偶然经过这里,后来便买下来,在这处隐蔽的地方修筑爱巢,并命名为La Chascona(凌乱的头发),这个名字的灵感来源于Matilde Urrutia那不规则的红色卷发,当时是聂鲁达尚未公开的地下情人
最初这里只有起居室和卧室,Matilde Urrutia独自一人居住。1955年,聂鲁达与妻子Delia del Carril分开,搬到了La Chascona,增加了厨房、餐厅,后来又加建了酒吧和图书馆,所以现在看到的并不是一整栋楼,而是一组高低不同的不规则空间。
1973年,在阿连德总统于军事政变中殉职后的第十二天,作为阿连德的盟友,聂鲁达在圣地亚哥的一间诊所中去世,的居所也随即遭到了皮诺切特军政府的洗劫与破坏。政治动荡平息之后,Matilde Urrutia着手竭力修复La Chascona,并一直居住到她1985年去世。Matilde Urrutia去世之后,与聂鲁达一同葬于黑岛故居。
与另两处故居一样,重度海洋爱好者聂鲁达仍然把家当成船,把自己当成船长。明明不缺空间,却把餐厅设计得和船舱内一样低矮,餐厅里可以看到聂鲁达收集的许多彩色玻璃杯和陶瓷餐具,他坚信用不同颜色的玻璃杯盛装能提升饮品的味道,椒盐瓶上的标签则故意写着吗啡和大麻。
这位船长的船上总少不了酒吧,进入餐厅就得先穿过船长酒吧,而且这所住宅里还不止一间酒吧,往山上走还有一间夏日酒吧。从餐厅通向二楼的秘密通道是螺旋楼梯,也相当逼仄,仅供一人容身,餐厅的楼上是Matilde Urrutia的书房和一间卧室,卧室的床上有一只很大的玩偶。
从餐厅的小楼出来,爬一段楼梯就到了起居室,起居室所在的小楼像一座灯塔,其中陈列了许多他从世界各地收集的绘画、木雕、硬币、贝壳、家具等艺术品。这里也是聂鲁达与他的艺术家朋友们经常聚会的地方,当然,朋友们也得帮忙保守着聂鲁达和Matilde Urrutia的秘密。墨西哥壁画家Diego Rivera(Frida Kahlo的丈夫)曾为Matilde Urrutia画过一幅形似美杜莎的双头肖像,在她卷曲蓬松的红头发中隐藏着聂鲁达的侧脸,暗示着她与聂鲁达之间的关系,这幅画仍挂在起居室里。从导览资料上看,起居室的二楼应该是主卧,不过没有对外开放。
意大利艺术家Piero Fornasetti标志性的作品是以意大利女高音歌唱家Lina Cavalieri为灵感设计的“Tema e Variazioni”系列,他让这张美丽的脸以黑白丝网印刷的形式出现在陶瓷以及各类家居饰品和物品上。聂鲁达称他是位魔术师,不仅收集了许多他的作品,还考虑要在书中使用他画的插图。房间里可以看到Piero Fornasetti设计的一些家具和物品,不过聂鲁达故居的室内都不允许拍照。从起居室的另一出来是个小花园,树上也挂着一些Piero Fornasetti的大眼睛。

La Chascona最初由加泰罗尼亚建筑设计师Germán Rodríguez Arias设计,他因西班牙内战先后流亡至墨西哥和智利。当时,流亡的西牙共和党人和智利知识分子经常在他设计的一间咖啡馆(Café Miraflores)里会面,聂鲁达也是这里的常客。来到智利之后,他转向了室内设计和家具设计,当年创建的家具品牌至今仍是智利重要的家具厂商之一。由于和聂鲁达的关系密切,诗人的几处住所和其中的家具他都有参与设计,不过也看得出来,最终结果并没有太多建筑师的影子,而是充满了诗人自己的想法。

Germán Rodríguez Arias返回欧洲之后,La Chascona的扩建工作由智利建筑师Carlos Martner接手。Carlos Martner曾这样描述过聂鲁达提的设计需求:有一次,他有一扇非常喜欢的窗户、一幅画和一把扶手椅,于是就想拥有一个能容纳这几件东西的角落。

Carlos Martner的姐姐Maria Martner是一位艺术家,也是聂鲁达的朋友,聂鲁达鼓励她举办了第一次个展,并写过一首与她有关的诗《Piedras para Maria(玛利亚的石头)》。还记得瓦尔帕莱索故居La Sebastiana那幢五层小楼吗,聂鲁达买了三楼以上的部分,与他一起买了楼下这部分的就是Maria Martner夫妇。作为好邻居和好朋友,Maria Martner为聂鲁达的家设计了许多艺术品,花园里这幅就是的石头壁画作品《Los peces del frío(冷鱼)》。

穿过花园再向上走,就到了另一间酒吧,里面依旧有许多聂鲁达搜集来的奇奇怪怪的玩意,比如有一双巨型皮鞋,是来自聂鲁达故乡Temuco的一间鞋店的招牌。经过酒吧继续往上就是图书馆和一间收藏有许多旧地图的法国屋。
我们在La Chascona的礼品店里买了一些明信片,并盖了纪念戳。
回来以后,整理相关的旅行资料入册。

La Chascona
下边左边的背景纸是聂鲁达明信片的封套,上面印着诗人用他最喜欢的绿墨水留下的笔迹,其余的背景纸都是一本台历的内页,将它们全部裁切成一样的尺寸,打孔就可以入册了。

Isla Negra
将带回来的导览折页上相关的内容以及洗好的照片进行剪贴。

La Sebastiana
在圣地亚哥的街头,时常可以看到各种聂鲁达的形象。
就在距离La Chascona几个街口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小的聂鲁达广场(Plaza Pablo Neruda)。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