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线骑行游记|沿着金沙江西行,巴塘-芒康
早上5点多就起床,连歇两日后又开始了苦逼的骑车之旅。今天是攻略上最难的一天,大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出客栈吃早餐,难得吃了豆浆油条,然后跟着导航走上川藏线一路向西。穿过熟悉的建筑,一行人揣着核酸证明告别巴塘。


作别巴塘

休息几日脚力旺盛,一路高歌猛进。刚出城几条野狗迎面狂吠扑过来,被我佯装踹了一脚,才没有穷追不舍。

远远看见一大群羊横在马路上压过来,跟它们打了个照面。 


远远一群羊


摩托赶羊

熟悉的县城离我们远去,逐渐骑入山野。不久就看到滔滔金沙江滚滚奔腾。江水真的好黄啊,和想象的黄河差不多。而且水流湍急。每一个经过的人都会建立一个假设:要是我掉下去就完了。

金沙江
沿着金沙江骑着,旁边有队友喊我们,当时没听太清楚径直骑过去,后来才知道是有人又爆胎了。诶,为什么要用“又”呢?


江上不知名桥

烂路如约而至,大大小小的水坑,都是前几日浑浊的雨水,大家都小心翼翼生怕被溅到。

烂路如约而至
骑出几公里烂路,骑过滇藏线和川藏线交汇的路口,带着一身污泥在金沙江大桥桥头等队友。

队友纷至骑来,一问才知道是璐姐爆胎了。并且脚还踩进坑里去了。昨晚一语成谶,没想到这么灵验。而且自打这次爆胎开始,璐姐就在胎王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了。

大家都非常狼狈,一边擦泥一边比惨。不管一路多么小心,都躲不过有车经过时泥水四溅。车子和下半身溅得都是泥,全队无人幸免。



全部都是泥

踩泥璐

一队泥人浩浩荡荡骑上金沙江大桥。原本的金沙江大桥被冲毁了,我们骑的是抢修版本的。桥下金沙江呼啸奔腾,我们就这样摇摇晃晃跨过了金沙江。


金沙江大桥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刚刚的那一段路上,我们不知不觉地从四川跨入西藏。本该有一块四川和西藏的分界牌,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出现。

所以在没有觉察的某一刻,我人生第一次踏上了西藏。那块人尽皆知的牌子没有出现有些遗憾,不过并没有关系,正如每一个离开西藏的人都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我注定还会再去。何况在长坡面前,这点仪式感不足为道。

跨过金沙江大桥后,开始了几十公里的缓上坡。穿行在幽静的峡谷,左侧金沙江不知不觉变成血色。


血色金沙江


大峡谷

横断山脉因巨大的海拔落差造就中国最为丰富的极致风光,川藏线横穿而过得益于此,被人称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横断山脉七脉六江,其中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中间有巨大的山脉阻隔,并行而不交汇,形成世间罕见的三江并流。

今天不仅有几十公里的上坡,而且沿着金沙江一路西行。金沙江比起其他两江对中国更加重要,怒江和澜沧江全都流向国外,唯独金沙江偏偏不愿奔流入海,行至云南的纳西石鼓镇时突然来一个叛逆的大拐弯,转身奔流汇入长江。

而石鼓镇之下,江面渐窄,往东北不远即进入举世罕见的虎跳峡。虎跳峡上峡口与下峡口相距仅16公里,落差达220米,是金沙江落差最集中的河段。

二零年八月,彼时我正在虎跳峡徒步,金沙江在脚下急速飞泻。而此刻骑行,又一路伴着川藏线惊涛轰鸣。你看,一切就这么巧妙地连接了起来。

2020.8.12

2022.7.31
除了金沙江在耳边呼啸,还有无休止的缓上坡。如今面对上坡大家变得镇静,并不是因为轻松,只不过是已经认清现实,不再徒劳哀嚎。

这坡望着那坡高,每天骑行脑子里浮现最多的念头不是真美啊,而是怀疑自己脑子坏了。



途中休息


金沙江畔


泥鞋


穿过无数隧道

路牌一公里一公里过去,快到3333公里路牌。大家心中都知道会在那里停留,都咬牙多坚持了几公里,挺到3333处休息拍照。


睡去


3333

此处青凌发微信问我们在哪里,为什么他追我们累到不行都追不上。我们都笑死了,大家都知道他骑在最前面,只有他自己不知道。由于早些时候大家都停下帮璐姐补胎,他没看见直接骑了过去,所以一直以为大部队都还在前面。于是他一直骑在第一拼命追赶我们。

这里没有休息太久,因为前面还有3344。大家约好去那里歇,于是我们又蹬啊蹬啊蹬到了3344。


赵师欲投江,青凌阻之,遂。

随后又开始苦逼地爬坡。期间遇一小卖部,坐在门口的红色遮阳伞下吃了点包装食品作午餐。烈日当空,那把遮阳伞简直是救赎。几支队伍都在那里泡面吃午餐休整。

吃完迎着太阳骑了几个小时,海拔逐步上升,一路没有任何风景可言。


在树荫下休息


热死了

离开金沙江,向海拔4000多的宗拉山垭口进发。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昨天车真的修好了一点,下午甩开了老年梯队,迎头追上了璐姐和青凌,然后三人一直同骑同歇。


一路乏味

下午3点,三人都骑渴了。地图上看到前面有个加油站,都打算去那里蔽日休息,看看有没有便利店。

骑到加油站,居然真的有便利店,别提多高兴了。更加魔幻的是,便利店连着加油站工作人员的休息室,破天荒地出现了现代设施。沙发电视一应俱全,电视放着开门大吉和星光大道,都不知道多少没看了。然后我们就在那里看着星光大道吃东西休息了大半个小时。


星光大道

谁能体会那种感觉,欣喜如原始森林里探险的人类发现文明,简直不要太魔幻。

歇完之后又回到我们该在的时空,流云如奔马,日光如泼水,还有向后退去的绿荫和那通向天空的坡。


离拉萨1123km


这就是青稞

过了一个隧道后,我们就开始了最后十公里的大陡坡。怎么形容这十公里啊,简直是惨绝人寰啊。

前面几十公里的缓坡虽然难,我都想着还好,最难的一天不过如此,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


看看这坡度


终于有点风景了

拍摄 by Ming

当时一开始腿就很酸很酸,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常年悠哉骑在老年梯队的我全力拼命爬坡,把他俩都甩开了,还没有感觉有太累。

不累并不是真的不累,只不过是已经习惯了累。不再像一开始那样不停哀嚎。到了现在,看着眼前的路笔直地通向蓝天,你咬着牙说好吧也不过如此,我还能再挺挺。

后来璐姐追上来了,我又一路跟着璐姐的节奏边歇边骑。跟着璐姐简直是在挑战我体力极限,多少次本来要停下休息看着璐姐还在骑我又跟了上去,心里想着姐你要再不歇我就要崩溃了。


好不容易找到块阴凉的地方


长坡漫漫

好多车子里的人趴着车窗上看我们慢如走路摇摇晃晃地骑着,然后说一声加油后扬长而去,留下几缕尾气袅袅升起。我怀疑他们在嘲笑我,可我没有证据。

好在终于有了风景,日光泼在连绵的高山草甸上,白云疾如奔马在蓝天下漂浮,美得像一幅画。


取自各路队友

说了多少次到前面那块红色广告牌就应该快到了,明明看起来不远,但骑了那么久还是远在天边。它那么近,又那么远。

最后一两公里璐姐先行一步,跟我说过红牌拐过弯就到了,然后我累如狗地一蹬一蹬终于看到了垭口的大门,写着“西藏芒康欢迎你”。

我以为到西藏会是“啊啊啊西藏我来了”,没想到想的却是“狗日的,终于爬上来了。”


终于到了

骑行川藏线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到垭口的那一刻,没错,就这么简单。


垭口经幡


老年梯队骑到太阳快下山


光线真好


这都不是我看到的

有阳光和没阳光判若两景,我当时没有半点太阳,下坡风景大打折扣。


下坡啦


宗拉山垭口


速度七十迈


爬坡有多累,下坡就有多爽


常见的藏民摩托


风声呼呼

下坡呼呼直追璐姐,掏出核酸检测报告,终于骑进芒康县城,直奔住宿。

没想到当天的住宿不是旅社和私人客栈,居然还能住酒店,太难得了。

前台说房间在三楼,听到这差点晕过去,只能拖着驮包一步一步爬,扶着扶手累到抬不起头,走到房间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舒服玩起了手机。还是酒店好啊,对我来说简直是奢侈的享受。

踉踉跄跄爬上五楼洗衣服,然后到一楼吃晚餐,那种酸爽我的大腿到现在还记得。

很久没有一起包餐吃饭了,疲惫不堪一天下来一队人围在饭桌前大快朵颐。依然是青椒肉丝,依然是番茄炒蛋,依然很难找到肉,久违的味道和烂梗在饭桌上飘扬。


全素宴

璐姐今天霉运连连,饭桌突然对我变得慈眉善目,和昨天怼我判若两人。我依然不计前嫌,保持一贯以来儒雅随和的风度。

攻略上最难的一天就这么过来了,不管当时多累,只要骑过去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回忆并不可靠,我分明记得当时的劳累和狼狈。但只要变成过去,再想起来就的确只剩下美好了。

碎碎念:四川篇终于落下帷幕,开始后悔坑挖太大了,半年才写了一半,这么写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啊。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