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游记|待开发的慈城

话说我们在象山影视城10点半就结束了本来预备一天的内容,于是去慈城的路上,顺便去宁波市区逛一逛,将我之前宁波市区的精华又逛了一遍,仅仅隔了一个多礼拜又来了,我自己都觉得搞笑。室友看到江边那幢绿色的万豪,想起前一天象山的硬板床,责问为什么不住在那里?

“宁波市区风景这么好吗?”我问。

“在前几天傻b景色的陪衬下,显得特别美。”他说。

又来了,我继续忍耐。

到慈城已经晚上了,我们在那里住的最后一个民宿——慈舍美学——是一个很用心的地方。民宿由民国商人任士刚的旧居改造而成,一共9间客房,还有一个前台兼商店,一间娱乐室兼茶室餐厅,一间和室可以抄经插花搞活动,外面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草坪,草坪上也有一个蹦床,宁波的小孩是有多喜欢蹦蹦跳跳?

左边是第一排客房,我们住在第三间,右边是第二排客房,如果三五好友可以将后排园子包下,私密性更好,其中最左边的大房间落地玻璃窗后是一个很大的榻榻米茶室。

民宿送一份早餐一份下午茶,晚上我们便把下午茶享用了——一壶红茶,一碟瓜子,一碟桃脯,一碟糕点。

桌子上是民宿妹子自己做的插花,他们养的一只猫趴在蒲团上把全身舔了一遍,早餐是“日式”的。

晚上九点多,我们想去古城溜达一圈,管家小哥说,

“慈城晚上没人,这里还不像那些古镇有商业开发。”

这时候来了一个东北大叔,泡了一杯拿铁,于是我们四个人聊了会天,他们说,慈城虽然老早就评上了国保,有很多的明清古建筑,但是前一任领导没有作为,只是花了几百个亿将周边道路修好,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急眼了”,从今年八月份才刚开始启动开发。

“很多店都还没开,老房子都是很好的。”大叔说,半夜里一杯咖啡汩汩喝下去,夜生活是有多丰富啊?

“老建筑里面住着七十二家房客吗?”

“不是,房子政府已经都收回来了,就是没想好怎么开放。”

“前一阵子有个老建筑专家来慈城考察,认为慈城的修缮不好,修得太新,没有修旧如旧。”

“我们在修这个民宿的时候,原来有的东西,能用的尽量用,哪怕就是一块石头,实在不能用了,再换新的,比如屋顶上的瓦片。你看这窗户纸,我们原来买了仿古纸,可是小孩子一来,手指一戳,就坏了,最后我们没办法,只能换硬度更高的纸,看上去没那么古。”

小哥打开隔壁的三间堂指给我们看横梁上的老木雕,其中他们最为骄傲的,是正中有一块“毛主席万岁”的牌匾。在第二天慈城里面,我们也见到不少标语。

床头柜上,有一本留言本,上面还有不少客人留言,比携程点评可有趣多了,有的说,房间太臭,有的说,房间太香,有一个人写了一段话:“上一次我和我的闺密来慈城,那次我们相约孤独相伴此生,今天我带着我的他来慈城,我好爱他blablabla……”,下面有其他人批注:“现在分手了吗?”

餐厅二楼是一个露天平台,虽说也不能俯瞰整个老城,坐在那里晒晒太阳还是很舒服的。退房的时候,小哥还送给我们一袋宁波年糕,太可爱啦。

逛逛几个买票的景点,下面是始建于光绪某年的童试点,里面的蜡像很逼真,你看头发,前一半额头上统统都是短寸的,我很惊讶竟然在这么细节的地方忠于历史,电视上清宫戏男人的辫子装前一半都是“光头”,其实按照自然原理,那里其实是不断在长头发的,我看到一些清末的老照片,男人们前面都长着“杂毛”,挺滑稽,估计还要不停的剃,根本不是刘恺威那么帅。

女红馆里我看到非常精美的工艺品展示,从中国结,到刺绣,到扎染,到各种民间缝制手工,左边那颗石榴是珠串+缝布,还有各种手工缝制的水果,没有摊位,否则我还真的很想买几个。

下面这个插在窗户上的棍子是干嘛呢?其实是锁窗的。

我个人感觉,第一,慈城不是水乡,没有纵横交错的水路,也就没有临水而建的古建,街道两边招商中的老建筑修得太新,容易没有特色;第二,古建筑虽然多,没有园林,形式比较单调,非专业游客(比如我)看不懂;第三,目前几个展览没有体现慈城千年历史特色,不管是女红科举,大伙儿都有的东西。需要有一个,慈城历史的概括性梳理,总要讲清楚,这个地方一千年都发生了什么,再挖掘比如历史事件、文化名人,讲一些只有慈城人能讲的故事。

不过这些听上去也挺套路。

民宿的小哥说,老屋原主人任士刚的后人过几天就要来住,祖籍此处的冯骥才也被请过来出谋划策,政府正在邀请老宅后人回来看看,2020年底,由东钱湖旅游度假区到慈城古镇门口的地铁4号线将通车,这个还没有完全商业化的古镇,可千万不要成为那千篇一律的模样啊,半夜喝咖啡的大叔说着说着也忧心忡忡呢。

大宁波行就此结束了,为纪念一位朋友,这个系列没有“完”。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