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济南到东京

距照片上的日期显示,我与双胞胎姐妹尊尊和梦梦相识在20182月的清迈,那是一次愉快的拍摄,若不是晚上我还要赶去曼谷,我们很可能会从晚饭吃到夜宵。分别以后,我写过一篇关于她们在清迈的旅拍一日游,那一篇我写得很顺畅,因为是在记忆深刻的时候写的。

我发现我的记忆越来越差,当我准备写这一篇时,好像很多事情都回忆不起来了,我曾自夸,旅拍的大部分片段都能回忆,看到照片时还能想起对话,可现在不行了,时间一久,脑子就朦胧了。

之所以还要写这一篇,是因为前些日子想要勤快一些更新小红书,但是无奈我的许多思维和想法跟我的脑子一样日渐陈旧,看客寥寥。忽然某天,我看到多了好几个赞,打开一看,原来都是尊尊点的,还附带敷衍的留言一条,可我还是一时兴起,回复说要再写写她们。

于是我就翻出了19年分别在济南和东京给她们拍的照片。

 

从济南到东京

18年一别,以为再见面会过很久,谁知19年就见了两次,如今快要到21年了,再翻看照片,已经有了认识五年以上的感觉。有些人就是这样,一出现,一开口,认识的时间就会开始倍速增长。

我还记得在清迈塔佩门见到她们第一面时,我说我的肚子不太舒服,她们说理解我,因为她们是365天拉肚子患者。

东京

19年国庆期间,姐妹俩带着老母亲到东京旅游,刚巧我也在。万一疫情一直持续下去,我是说万一,那么回忆起来,那段时间恐怕就是我摄影事业的巅峰期了。当时我有不少的活儿,还在给一个艺人拍照,姐妹俩在东京的时间刚好跟我的工作有些冲突,没办法像清迈一样玩一整天,我的时间琐碎得可怜,只抽出早上的一个多小时给她们拍照。

因为接下来要在浅草寺工作,为了省事,我跟她们也约在浅草寺,当时的浅草寺对我来说就如同清迈古城般熟络,但我内心十分不想给她们在那里拍,我已经在浅草寺拍了很多的照片,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已经毫无的氛围。好在,她们是第一次来。

见面以后,还没寒暄上两句,她们就问我哪里有厕所……我带她们到最近的一个小厕所,一切熟悉的感觉就回来了。

姐妹俩问我她们搭得衣服如何,我端详一遍,姐姐穿的是短袖和宽腿牛仔裤,妹妹穿的是薄毛衣和牛仔短裤,一个上短下长,一个上长下短,看来是有讲究的,于是我说:阿姨穿得最符合我的胃口。

只见姐妹俩的母亲大人穿着一条牛仔背带裤站在一旁,脚踩拖鞋,笑脸盈盈。

起初,姐妹俩表示要给老母亲多拍一点照片,于是在我的印象里,好像前半个小时都在拍合影留念照……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我给她们在浅草寺一些著名的建筑前面合影留念,我发现,其实合影留念也是挺好玩的事情。摄影的本质,不就是留念嘛!

后来,阿姨拍累了,或者说阿姨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多拍一点,便是把手一挥说:好了,接下来你们俩拍吧,我拍够了,没什么姿势了。

大约就是这样,姐妹俩有一种嗯,老妈已经伺候好了,我们可以上场了的感觉,就开始取代了照片中主角的位置,嬉笑在已经熟悉的镜头里。

 

从济南到东京

浅草寺的后面藏匿着一个稻荷神社,有点像RPG游戏里的隐藏地点,里面供奉的是掌管了丰收和财富的稻荷神。在日本有很多的稻荷神社,最著名的就是位于京都的伏见稻荷神社,其中的千鸟居非常壮观。而现在在我们眼前的这个,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间神社,但它很精致,看起来很古老,也是浅草寺最安静的一块地方,我非常喜欢这里。

在稻荷神社,最多的是狐狸的雕像,因为狐狸是稻荷神的使者。于是,姐妹俩做了一个狐狸的动作,颇有几分神似。

从济南到东京

在浅草寺溜达了一圈,她们在绘马上许下了愿望,又一人花了100円抽了签,肚子有些饿了,去便利店一人买了一个饭团吃。吃饭团本该是高高兴兴的事情,可尊尊忽然抢了梦梦的饭团要拿着两个饭团拍照,梦梦就……生气了,且看起来是越来越委屈的样子,大概是真的生气了。

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小女生总会有些心思让人懵逼一时,但就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后来每当看到饭团,我总会想起梦梦生气时的样子,我得记下来。

最后,尊尊很严肃地对姐姐说了一句:袁梦,你过分了哦。

梦梦撇撇嘴,大家又开开心心拿着饭团一起走街串巷拍照去了。

 

从济南到东京

我们乱走在浅草寺周边的商业街,因为时间还早,街上没什么人,如果不是约了我,恐怕这个时段姐妹俩还在睡觉。写到这里,我脑子里忽然叮!的一声,之前莫非是梦梦的起床气?只是反射弧度长了一些。

当我们来到几块广告旗旁边,我叫尊尊和梦梦躲到旗后面去探出脑袋来,拍过几张后,尊尊突然掀起一面旗挡住了梦梦的头……这是两张很有意思的照片,但是受饭团事件影响,我好怕梦梦又不高兴啊!

好在是我多虑了。

 

从济南到东京

后来我们还拍了一些有趣的照片,这些照片都在我熟悉的场景里,但以前拍的都是和服写真,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在浅草寺拍私服。来日本穿和服拍照是许多姑娘的旅行清单,而东京的和服店大多又聚集在浅草寺,所以每次来这里,我拍的都是和服。

我也曾问过姐妹俩要不要穿和服,现在看起照片来,我很庆幸她们以时间不多为由拒绝了这个提议,不然可没办法抱电线杆子了。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浅草寺边缘的角落有一个小公园,方方正正,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儿童游乐设施,这样的小公园在日本有很多,里面的标配就是滑梯和秋千,日剧里经常有孤单的人在空寂的公园里坐在孤单的秋千上轻微晃动。但实际在有孩子的时候,这样的公园里总会充满欢声笑语,孩子们可以爬得很高很高。

我很喜欢日本的公园,因为在这样的公园里我所能感受到的是童年和青春,但是国内的公园……大部分设施好像都是给中老年人的康乐所准备,看起来总没什么朝气。

梦梦坐在滑梯下面的时候,尊尊跑到了滑梯顶上去,梦梦很怕尊尊滑下来的时候踢到她,表情十分担忧,希望尊尊最好不要下来。我则鼓励道:下来,滑下来撞上去好看,梦梦,你笑!

梦梦没有办法,只好假装很开心的样子,内心则一直担心着自己会不会被尊尊踢到。尊尊高高兴兴滑下来,在最后一秒的时候将两腿叉开,她们撞在了一起。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公园的旁边有一个小坡,坡上有一座很少开门的神殿,准备给阿姨再拍一张合影留念的照片后结束拍摄。在给阿姨拍照的时候,姐妹俩突然从后面跳进了画面里。

照片变得很生动,我不由得幻想,如果以后也有两个可爱的女儿时不时跳进我的照片里,那可真是很美好。

 

从济南到东京

告别后,我匆匆忙忙赶去拍了一个多小时的和服写真,拍完以后是午饭时间,她们已经在一家精致的小餐馆等候我多时,不过,除了记得那家店的装潢和菜品风格都很有点网红的样子,我竟然对吃了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如果有一盘辣辣的空心菜就好了。

吃完那顿午饭,我们正式告别,至今也还没有再见过,我想或许是20年见面的次数被19年用完了的缘故。

济南

194月的时候,我从墨尔本回国,到了重庆,在重庆待过十天以后,还不是特别想回家,打开中国地图放大又缩小,想到我的足迹还尚未涉及过山东,恰逢机票还是很合适,便飞去了青岛。既然到了山东,就想起了双胞胎姐妹,在青岛待了几天后,从青岛坐绿皮车到济南找她们玩。

从墨尔本到绿皮车,跳跃得厉害。

在清迈的猪脚摊匆匆一别至济南见面,已有一年零两个月,尊尊的感情状态从单身变成了热恋中,以至于到达济南的第一天我都没见到她人。梦梦带我吃了晚饭,还喝了一点小酒,乱七八糟的精酿啤酒这个试试那个尝尝,都不太懂路数,但还是喝得有点晕,猛地想起自己在青岛待了几天却连青岛啤酒都没尝一下,好像有点可惜。

第二天,姐妹俩约我在老城区经纬路,大概是六路的一个颇为文艺的改造楼前,我到时只有梦梦在,她告诉我,尊尊在厕所……我想,感觉对了。

我们没有在那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文艺建筑下面拍照,因为那感觉不对,于是就绕着经纬路转,我根本分不清也记不清到底是在哪几路,只记得有些楼真的很老,老到像是已经废弃,上面挂着危险的警示。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经纬路大约已经存在100年了,这里的建筑有些被改造了,有些则是任其老化,胡同里好些门面破败不堪,朝里望去,却还有人烟,可能是随着房子一起老化的人还在居住。

我们穿梭在这些地方,聊着这个时代该有的话,接下来要去哪里旅行,是不是要拍vlog,然后看到一扇很破的门,我说,你们在这拍。

 

从济南到东京

尊尊和梦梦的穿搭总是没有我印象中双胞胎的样子,拆开来看,我老觉得挺不搭的,但是放在一起,却没有违和,就像同一个人穿着不同的衣服在拍照,跨度再大也不会突兀。

说到这里,前段时间梦梦发了一条朋友圈,写到尊尊用脸解锁了自己的手机。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不过,尊尊和梦梦还是很不一样的。

作为姐姐的梦梦多了一份文雅,而妹妹尊尊则多了一份精怪,这点可以从拍照的时候看出来。尊尊的动作幅度更大,表情也更多,而梦梦在很多时候都会参考尊尊的动作,尊尊有时候还会抱怨说:你怎么老做我的动作。

梦梦的笑容很温和,很统一,仿佛是做过练习的,她几乎全程都在用那个笑容拍照,从这样的笑容就不难看出她对自己上镜的要求非常严格。从这点看来,即使姐妹俩服装造型长相完全一样,也是可以在镜头前轻松辨认。

 

从济南到东京

我们一路走到了山东大学趵突泉校区。

梦梦说这是她们从小玩到大的地方,记载着她第一次学会自行车,在青石阶上玩滑梯,捡槐花,约会尔尔。其实无需那些细节的描述,光是从小长到大这几个字,就能在校园的各个地方想象那两个跑来跑去的身影。

我喜欢记录这样的场景,当我们走过一个带假山的水池时,大约聊到她们小时候是不是也在这里拍过照,她们试着学学小时候的样子。我喜欢这样的照片,简简单单地记载着岁月和成长。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逛着逛着,一个阿姨骑着电瓶车闯入,姐妹俩齐声叫妈,把我吓了一跳。阿姨停下来,很老派得跟我握手问好。我提议拍几张合影,姐妹俩把老母亲夹在中间,很是温馨。

阿姨在照片里双手合十,我说,如果当时把阿姨一起带到泰国去,这个姿势倒是很合适。

拍过几张以后,阿姨就骑上电瓶车走了,原来只是回家时恰巧路过。

你看,这就是她们长大的地方,出门散散步,一不小心就能碰见妈。

 

从济南到东京

我看到一条小径前有两个方方正正的石墩子,心想这上面不应该空着,就叫姐妹俩蹲上去扮演石狮子。来往的人走过时都会看看她们,让她们有些拘谨,我们等人少时再拍,可爱很多。

下墩子的时候尊尊跳到了梦梦身上,她们背来背去一直都是很有爱的样子。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我们慢慢走出校园,那里有一些老的住宅区,老的商店,即使我是第一次来,好像也能说出一切都是老样子这样的话,因为都是那个年代的样子。时代一刻不停地往前推进,现有的事物总有一天会被推翻,只是此刻,这里还是老样子。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姐妹俩带我去一家餐馆吃午饭,点了不少菜,可是……我竟然也已经一道也记不起来,我发现,能推动我记住食物的,往往都是食物以外的事情。

吃完饭,她们送我回住处拿行李,时间充裕,便又在我的住处附近转了转。那是位于大明湖附近的胡同,胡同里有砌了青砖的宅子,也有外墙刷得乱七八糟的老楼房,我喜欢那些种了很多花的人家。

当真开始转胡同,时间又变得紧张起来,胡同一直延伸下去,不知道尽头在哪,最后只能放弃探索,说是有机会再将它逛完。分别的时候,我们约在5个月后的东京再见。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从济南到东京

 

结尾

至此,算是回忆完了。

但我的记性真的是很差了,或是时间真的有些久了,我只记得还有很多当时想到的东西没有写。

现在的尊尊已经把头发留长,如果不在我的镜头前,我恐怕会像她们手机的面部识别系统一样分不清谁是谁。她们都有了对象,在我的印象里她们秀恩爱已经多过秀彼此,仿佛已经度过了不可分割的岁月,即将迎来一场很大的人生转变。

前几天,尊尊给我发信息,邀请我拍摄她半年以后的婚礼,我一般不会过早决定自己的日程,也不太愿意接婚礼的拍摄,但是她的邀请我还是果断答应。我只怕自己拍不好,不过想想因为对象是她们,应该也不会拍不好。

梦梦已经很久没有消息,我发现她上个月跟男朋友到苏州玩,居然都没有找我拍照,真是很失望呢。

明年见吧~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