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勇攀玉珠峰(七)

       入睡前雪停了,几个翻身之后时间就到了。穿冲锋衣、冲锋裤、穿安全带穿冰爪戴手套,对于初上这个海拔的朋友来说这个过程本身就很痛苦。缺氧的环境下所有的动作都会让你气喘吁吁,甚至原本熟悉的流程会做错。

凌晨寒冷的空气里大家的心是热的,黑夜里只有器械碰撞发出的声响,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咯吱的声音,大家小声交谈的低语。紧张、兴奋、激动的情绪纠缠着弥漫在雪夜里。
按照事先交待的流程大家列成一队开始出发,队员一侧是领队,按照一定的间隔陪伴着队员缓缓的向上行进。
高海拔行军的基本步伐叫做“登山休息步”,要求是低速有节奏的行进,一步一顿和呼吸配合,之所以慢是为了保证呼吸与步伐的配合顺畅不然呼吸节奏加快步伐是跟不上的,这样导致的多次停顿休息使得体能消耗更快效率更低。正应了一句老话“慢行上得山”,高海拔登山强调的是纪律、计划与节奏,而不是逞强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在排列到队伍中的那一刻起你不再是个人,你是和其他队友以及领队组成的一个整体。
随着驴友群体的扩大,很多驴友在一些并没有难度和技术的山峰上刻意的强调所谓的“轻量快速”是用错了概念,阿式攀登并不是一味的强调“轻量、快速”而是有计划有策略的科学登山,从线路规划到登山计划再到有计划的准备阶段,装备准备、体能准备甚至备选的计划与撤退的策略都是一个合格登山者必须考虑的,4000米到5000米山峰因为海拔的缘故高反缺氧的问题对于身体适应能力较强的驴友还不是那么严重,本地熟悉的地理环境还能够支撑所谓“轻装快速”结果养成了一些错误的习惯,对待更高海拔山峰攀登活动的时候往往有一种错误的认识,比如:不是我没去只是我恰好没时间或者我觉得花这个钱不值得或技术无用论,进而得出:有钱我也能上去等等错误的结论。往往真有机会在更高海拔去攀登的时候在错误概念指导下的行为酿成大错。这种唯体力论的错误认知使得很多还没有更高海拔经历的驴友往往陷入到一种自嗨的模式之中。
一个队伍不可能所有人体能都一致,也不是所有的队员状态都那么好,体能和状态更好的泉泉率先和领队向前进发,我和小丸子临时休息了一下。昨晚我们在帐篷里根据情况也简单做了一下分工,由泉泉负责冲顶挑战,我和小丸子、子衿安全登顶就好。走了半个多小时以后随着海拔逐渐升高队伍间隔逐渐拉开,泉泉在前我和小丸子居中靠前,子衿居中有序的前进。
再又一次的休息之后,在小丸子和子衿都有领队陪伴的情况下我也超越了两人向上登去,临近最高点屋檐处的时候看到了雪地里的路绳和在雪檐处的领队。这时雪地上的脚印还不多,前面应该没几个人。
这是正在雪檐处休息的泉泉和另外一个山友,他们两“并列”第一登顶。我是第三位登顶的队员。这时天色渐渐亮起来了,在领队的带领下我们几人继续向玉珠峰的标志物导航架走去。
实际上这里并不是玉珠峰的最高点,最高点在我们上来的那个雪檐处,但是这里却是必打卡的地方,这是第一个登顶的泉哥。
这是第三个登顶的兰州红茶馆户外俱乐部领队红茶

等待的时候我和泉泉拿出队旗合影

第一拨到达导航架的领队和队员合影
小丸子顺利登顶,她是女队员中第一个登顶的。
第一拨登顶的队员在顶峰玩了很久,感谢在这次攀登过程中提供服务的凯途高山团队,他们的服务是专业和无微不至的,所有的领队都十分的优秀。
我们在等子衿姐的时候拿出队旗合影留念
子衿姐在我们即将准备下撤的时候凭借顽强的毅力成功登顶,她是我们四人中最年长的,而且高反反应比较厉害,能够成功的登顶特别令人敬佩。这种敬佩不是登顶本身,而是整件事情中她顽强拼搏的这种意志令人印象深刻。子衿姐之后登顶的队员基本就止步于雪檐处而没有再到导航架这边来。

我们四人在顶峰合影

其实登顶日的天气并不好,大家从照片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天气的恶劣增加了攀登的难度和风险,幸运的是风很小,如果风大的话我们的攀登过程将更加的艰难。我们并没有感到这样的天气对我们的登顶有多大的影响,我想是因为我们已经在之前的经历中体验过并且心理上有所准备,这样的经历早已让我们心理上处变不惊。
登顶的一瞬间我其实很平静,我看到泉泉、小丸子、子衿姐也都很平静,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的兴奋,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多座山峰的攀登,那些沉淀和积累早已让他们变得成熟冷静,而且我想他们还有更远大的目标,玉珠峰只是征途中的一个必经之路而已,到达顶峰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了自己的目标远非玉珠峰,他们也知道了自己的实力甚至在内心里已经开始酝酿更远大的目标。
这是一篇迟到的作文,就在两天前的活动中偶遇10年前雪花啤酒勇闯天涯玉珠峰活动的一位队员,我看到他的衣服上印的字聊起来后因为玉珠峰我们迅速的拉近了距离,返程的车上我们交流,我们这次玉珠峰的攀登活动应该是那一次活动之后兰州或者甘肃人数最多的一次玉珠峰登山队了,去年在奥太娜登山大会上认识的兰州山友是自己去的玉珠峰。这些知道的山友加在一起人数可能都没有有超过30人。
人和人在一起交流时总会不自觉的对比,生活中难免这样的比较:比较的是房子车子孩子票子等等,驴友在一起交流可能了解一个人的能力就是从两个维度来了解:高度和长度;登顶的最高海拔和走过最长的路。有经验的驴友从这些信息中就会得出对方的基本实力。在这个基础上再有独立开发线路和组织活动的能力还具备相应资质的加持,那么基本可以知道彼此的实力。
我和泉哥每每聊起这个话题总会感慨,我们在大环线结伴同行的两位老哥真的让人钦佩。我们佩服的是什么呢?是他们的走遍国内外知名线路的实力以及他们的高龄与低调。佩服的是他在ABC雪崩面前良好的心态与不输我们两个“年轻人”的体能与相处时的豁达。
登山是一种文化,是对人成长的磨砺。站的越高经历越多沉淀和积累越多就会看的更远更加低调内敛。
有一些游记或者小说所描述的登山的种种“功能”我是不屑的,登一座山心灵就得到了净化,精神就升华了?我看未必,回到生活中还是俗人一个。所以也不要给登山本身和自己施加更多的载荷,登山就是登山,喜欢就去做,就是那么单纯的一件事,它没有那么多的净化的功能。甚至登山最基本的功能可能只是让自己有那么一会儿看起来比别人牛逼一些而已。

云雾弥漫中我们4人结伴下撤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大部分事故容易出在下山的时候。我们四人的下撤非常顺利。到达C1简单整理好装备后我们继续向大本营返回。
下撤到河谷,距离大本营已经很近了。我们四人是第一拨返回大本营的队伍。
在最后喝了一碗李大厨的鸡汤后登车返回格尔木
难忘攀登的时光,红茶馆户外俱乐部圆满完成了玉珠峰攀登活动的目标安全的返回了

格尔木庆功宴,有成功登顶的也有把机会留给下次的,不管怎样难忘今宵

我们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成绩,我们平均年龄最大全队综合成绩排名第一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