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藏线骑行游记‖曲孜卡–芒康

这天原本计划是达到芒康,但沿途风景太美,加上傍晚的时候下雪下雨,没能按计划到达芒康,但这一天借宿藏民家,成为了此行最难忘的经历。


Day10

曲孜卡→红拉雪山→巴拉村→扎西达吉家


曲孜卡出来,一路都是上坡,尤其是从温泉酒店到国道这段,坡度太陡了,前一天下坡的时候感觉随时会翻车,以至有队友下车推车。

这天应该是想起了一些人和事。循环着一曲悲伤的纯音乐,艰难的爬着一座又一座悲伤的山(六年前的矫情记录)

天气很好,景色很美,沿着澜沧江,慢慢地骑,走走停停,我落在了最后。

又是蓝天白云和雪山,桃花盛开更让人欢喜。

虽然桃树倒,依旧桃花开。

这一刻,你是一个快乐的人,你看见你想看见的,你将它发生。

继续慢慢骑,前些天还下雪的红拉山,这晴天来得太幸福,走过前面那个转弯,达美拥雪山就会更好的呈现在你面前。

在这里遇到刘哥,他和我一样,太喜欢这里了,所以骑得特别慢。

我们在路上停留了很久,用心感受路上的景色,相互拍照。

今天很幸运,看到了达美拥雪山。

达美拥雪山,连绵近十座雪峰,主峰海拔6434米。

对面的达拥美雪山,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那里会生活着什么样的精灵?

到达垭口的时候,突然天黑并刮起了风。

羊群也要去避一避。

很快山上就下起了雪。

一方面因为天气的突变,另外也因为我们对景色的迷恋,这天没能按照计划达到芒康。所以就有了以下故事。


清澈的眼睛


和刘哥下山后已近晚上七点,离芒康也还有44km的缓坡,骑行到芒康是不大现实的。前面队友说叫车来一起把六人接到县城里,因为路书上说山下就有住宿,所以我和刘哥希望不危及安全的情况下不轻易搭车,打算到山下就住下来。

 

但我们在下山之后并未发现有住宿之地,而此时干粮和水都已没有,到村子里买些食物补充。就在小卖部,通过一位小女孩的翻译,一位藏族奶奶说可以留宿我们,但后面聚集大量的青年让我们有些心生畏惧,我们选择往前走再做打算。

44km的缓坡就是往常环青骑行加去买个香芋西米露或烧烤的距离,可那晚高原的雨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可怕,电闪雷鸣,风雨一阵阵加大。往前走不远,看到有一户人家,我们去敲院子围墙的门,但没人应答,或许是雨太大了,听不到。

 

终于向处女座性格妥协,联系县里看能否有车来接我们,但得到的回复都无果。我们把车推到路边,打着爆闪灯求助,路过了几辆大货车,没有停留。我们带着车,恐怕也很难有车能把我们连车一起带走。

 

刘哥当过兵,很镇定,我们想,大不了我们找个地方站一个晚上。那会穿着冲锋衣和雨衣,被淋湿的地方不多,但有些冷。

 

我们继续缓慢地前行,在一家亮着灯的藏民家旁停下,我和刘哥说我去试试。藏民同胞听到了我们的招呼,从窗探出头来。 我们表示天气不好,可否借宿一晚,只听到他们坚定而自然的回答:可以。

瞬间觉得黑夜过去。

 

除了老人家,其他人都匆匆并带着热情下楼迎接我们。门外这两位骑自行车的人似乎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更像是他们多年未见的朋友或是过节来访的亲人。

典型的藏族三层民居,一层为畜圈及杂用,二层居室,三层为佛堂。木制的楼梯很陡,没有电,年轻的哥哥尼玛旺堆扶着我上到二楼。屋里很暖,大家围着暖炉坐下,寒冷一下就没有了。

 

屋里刚煮好了酥油茶,在外面冷了这么久,一进门就可以用骑行水壶装着满满的酥油茶,醇香带甜,真是暖到心里了。

除了哥哥和妹妹还有扎西叔叔懂得一些汉语,其他家人并不懂汉语,整个晚上虽然沟通上存在语言障碍,但丝毫影响不了我们对这份热情和质朴的理解。


他们拿出家里能招待的东西给我们。除了酥油茶,当然还有青稞酒,还有一些因为语言问题,至此我仍不知其名的藏族食物,对于爬了一天山路的我们,在山上遇大雪,山下遇大雨后,能够坐着火炉旁,吃喝着这些最真实的藏族美食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他们应该是担心我们吃不饱,不断的拿出食物做给我们吃。

后来阿姨用钥匙打开抽屉,拿出一大块风干的牦牛肉,打开包裹的纸,然后切片,叔叔很自然要拿起来吃的时候,阿姨阻止了叔叔,大概意思是牦牛肉给客人吃。

你会自然地对他们说,你们真的太好了。而他们的反应大概是听不懂你所说的话,可能是语言问题,更可能是,他们觉得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叹。 

刘哥酒量太好,那晚我们感受到了开心、快乐、感动和无比的温暖。

我们说着话,喝着青稞酒,品尝最地道的藏式食物,这一切如此美好。

酥油茶喝完了一大壶,我们已经很满足,但他们坚持继续再煮一壶,总之就是担心我们没喝够。这些年我去过不少藏地,不知道是作为商品的酥油茶缺少了点醇香,还是我对这里有了时光的滤镜,我再也喝不到这样好喝的酥油茶。

家里挂着拉萨的照片,接下来我们也拍了一些照片,计划到了拉萨就洗出来寄给他们。也许是太开心,刘哥一晚上也没有记得自己带了台单反。

我记得这里一天只有晚上提供三小时的电,我把我的骑行电筒送给了他们,希望对他们有用。

酒量一般的我那晚喝多了,阿姨扶我休息,并帮我盖上了厚厚的被子,那会我还听到刘哥和大家在喝酒聊天,我很快就入睡了,睡得很好。第二天醒得早,刘哥还没起床,我写下了以下文字。


关于骑行


第一次听到有人骑车到拉萨的时候我已经在念大学,那时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读研的时候孟然说我们买山地车,搞不好可以骑去拉萨,那一刻我觉得很可行。

 

很多人认为骑行滇藏线的人都有故事,或者还有人认为这样的旅程是心灵的旅程,是寻找自己的旅程。我没有什么故事,我的心灵也干净无需洗涤,那时的我只是为了这高原雪山,蓝天白云还有那经幡喇嘛庙而来。

 

如果硬要来个心灵层面的愿望,我希望此行,隔一程山水,隔一段光阴,能够想明白一些事,放下一些事。

 

骑行滇藏线会给我带来什么,我清楚的是我会看到我想要看到的高原景色。我也清楚这段长线旅程还会给我未来不断产生一些影响,至于是什么影响只有未来才知道。

当然我也一直认为旅行解决不了任何现实中的问题。失恋,失业,在生活中的遇到的任何不顺,最后还是要回到现实中去面对。

 

只不过现在各种传媒都在鼓动人们走出去,打着寻找自己,远离城市的喧嚣和污浊,用小桥流水,夕阳斜照,古城逗猫逗狗等等一派文艺或清新的文字鼓动人们走出去,甚至一个人走出去。

 

一个人出去是很危险的。

 

我们所看到的大红大紫的旅行家大多是媒体和企业打造的结果,而那些精彩的游记也都是活着回来的人写的。请记住那些旅途中的生命教训,就如我们出发盐井那天,老板娘告诉我们三天前一骑友不小心冲进了澜滄江,那天人车都没找到。

为什么骑行滇藏线?我不是行者,我只是不负时光,完成我所想的一段旅程。

 


Day11

巴拉村→芒康圣地青年客栈


和扎西一家道别,大家都陆续忙去了,留了些物品以作留念,尼玛旺堆和姐姐送我们,他们一直在屋外路边看着我们骑远,我们今天要到芒康。

路程很短,温柔的缓坡,除了牙痛之外,一切都很轻松。

 

路旁都是村庄和牧场。

还有劳作的人们。

今天中午登记之后进入芒康县城,睡了滇藏线骑行以来的第一个午觉,不知是疲劳还是前一昨晚的青稞酒后劲太足,居然睡到快七点才起床。出去吃了晚餐,补充了些药品干粮,偶遇两只不知是牛还是羊的同学。


马上开始第二阶段的旅程,芒康之后,滇藏线和川藏线汇合到一起,我们要踏上中国最美的公路–318国道。

Leave a Reply

postid
233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