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天边秘境-遗留在尘世间的圣象天门

天边

秘境

“我写作,不是为了名声,

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

 

如果有机会和老西藏们聊聊天,就会从他们口中得知一个神秘的去处,静静藏匿于纳木错的北岸,隔着圣湖与神山念青唐古拉对望。这是老西藏心中深藏的天边秘境。

 

 

圣象天门,位于西藏那曲地区班戈县青龙乡境内-圣湖纳木措北部恰多朗卡岛上。地图搜出来在纳木措南岸扎西半岛,实际上圣象天门是在纳木错北岸。从当雄县城出发走9km到景区大门,进去后再开23km到一个三岔路口到纳木措乡,左转向西走是去扎西半岛的,不要往扎西半岛走,要往另一条路向北方向走。从纳木措的东边走56km,这路全是柏油路,路况很好,到东嘎村后左转开始是土路了,走30km土路就到了岗雄村,沿着纳木措的北边再走27km土路就到了圣象天门。

注:这条土路不要按导航走,导航上只会显示一条搓衣板路,去走旁边的老路,比新路好走很多。(切记)

 

相传公元八世纪,应藏王赤松德赞迎请入藏弘法的莲花生大师降服了念青唐古拉后,把纳木措许配给了念青唐古拉,成了一对夫妇,当每个人提起西藏第三大圣湖的时候,总会说起这个爱情故事。但是在这个爱情故事的背后却很少有人提及圣象天门。传说在圣湖与神山结亲的前一天晚上,108神用了一夜的时间给他们夫妻俩修建了这扇石门,石门形状似一头圣象从东北走向西南,专门为念青唐古拉神山的过道而修建,人们把这个石门称之为圣象天门。穿过石门,便来到了纳木措——一个犹如蓝宝石一般闪耀的湖泊。

 

 

一只天然形成的巨大石象,站立在辽阔的纳木错岸边,象鼻恰恰深入湖面,仿佛正在汲取这来自雪域的神圣之水。而石象的身体与象鼻之间,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门,是通往天堂的圣门。作为藏传密宗的一处圣地,千百年来无数的高僧隐士在此清修。

 

 

圣象天门峡湾内有一寺庙废墟,野草丛生,残垣断壁,在斗争年代已毁几十年了。它曾经怎样不重要了,它就这样颓败的被人遗忘了几十年,只有日月星辰和碧蓝辽阔的纳木错静默相守。废墟内侧紧贴布满洞窟的崖壁,洞窟大小、功能、奢简不一,有的仅容一躯修行,有的扩展了外墙,三五聚集念诵梵音,有的则是藏经洞。洞窟内岩壁常见厚实油黑,这是常年炊烟熏制。这发亮的油黑让空荡荡的废墟刻骨的真实。

 

 

圣象天门,门票💰80/人,现在(2019.10.15-2020.3.15)免费,纳木错在此期间半价。

圣象天门内帐篷住宿💰150/人(含早餐),晚餐💰50/人。

 

 

按照藏族“马年转山,羊年转湖”的传统,纳木错成为信徒们纷纷朝拜的目的地。而这也让隐秘在圣湖北岸的“圣象天门”浮出沉沦,它静静矗立千百年之后终于来到了世俗面前。

 

 

在圣象天门附近还有一座寺庙,它是一座被废弃的寺庙。寺庙的周围长满了野草,墙壁已经十分的破烂,因为之前的战争已经把它摧毁了。但是不管它现在是怎么样的,曾经的它也是十分神圣的。哪怕这座寺庙已经被别人遗忘了几十年,但是它还是紧紧地与圣象天门相互依偎、一起守护着神山圣湖。

 

当你站在高崖之上,苍鹰盘桓在天地之间,你已无法分清面前的水天一色。

 

 

当你站在圣湖岸边,任由水浪拍打浑然天成的水湾,你会有幻觉仿佛站在辽阔的大海之前。

 

 

 

你向远处眺望,高大的念青唐古拉神山,鼎立在天地之间,你才恍惚回转,原来你还在美丽的雪域高原。

 

遗留尘

间的圣象

意义不是别人赋予的,

而是由自己创造的。

 

远离人群,湖面宁静,湖水清澈,雪山成群。

 

 

这次来圣象天门,是带爸爸来的。小时候的印象里,爸爸永远在忙,哪一次带我去游乐园了,哪一次陪我打扑克了,我到现在都记得。现在长大了,忽然发现爸爸也老了。我始终觉得:“人生重要的不是你活过多少年,而是如何活过你的有生之年。”很多人觉得人生还有几十年长着呢,我却觉得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我不希望活在他人的规则之中,一直以来,我也都在用实际行动对抗着教条与规则。毕业后考研,不去读,就要去工作,结果到了很远的地方做军方战斗机的翻译,后来又嫌工作太轻松去北漂,再后来工作越来越好之后又放弃一切来西藏卖虫草,这些在他人看来都觉得我脑子肯定有问题,但是爸爸却是那个无论我做什么决定都支持我的人,他平时不怎么表达,但是我就是知道他永远都是我最坚强的后盾,也同样是我追赶的目标。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我仍然能坚持初心,过诚实的生活,看到的东西的确就要明亮得多。

 

 

世界小的像一个湖的布景,我们相遇了。

 

 

这是我这篇文章中,不得不提及的一个姑娘。这些年在路上,遇到过太多的人,有的人自私,有的人不顾及他人生死安危,但是有的人却是不求回报地帮助你。遇见过矫情的人很多,其实以前我也是个矫情的人,你不认识以前的我,所以你不知道。是在户外的这些年磨炼了灵魂,乃至于在路上我不喜欢结伴,只会选择和灵魂契合的人同行。梅子是这样的姑娘,乙鸣也是这样的姑娘。以前在山里徒步,和梅子一起砍柴、挖野菜,她不同于其他的姑娘,早上起来要照镜子洗脸,她是起来后睡袋都不收第一个去捡柴火回来给我们取暖做饭吃的人。而乙鸣这一路的相伴,同样是让我觉得心底温暖的人。旅途中遇见的人,无法一一道尽,惟愿偶然忆起彼此,心有暖意,如在雪夜里捧起一碗滚烫的茶汤。

 

 

“看,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也不是,天亮后会很美的。

 

 

在时间的洪流中,

我们总要有些记忆留住,

才不至于回首从前,

只见到虚度的荒芜。

我们走过的路,

读过的书,

听过的音乐,

这些都会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淡忘,

而那些留在身上的、

印在脑海里的,

就是意义。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