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匆走武夷山

    从天游峰下来后,决定由近及远的游玩,先去最近的虎啸岩。坐上景区通勤车,司机告诉我们,虎啸岩、一线天是一条线,大多是在一线天下车,参观完一线天,然后走到虎啸岩,出来后再坐车,我们也选择了这条线路。
    跟着人流进去,看见外凸的岩石下,有条小路,高个走过去必须低头,笑笑对女儿说,从这里走过去吧,意思让她明白该低头处须低头。刚走了几步,听见一个导游招呼自己的团队回来,说一线天在左侧,必须从这边向另一个方向走,赶紧把女儿她们叫了回来。
一线天,实际是两个石壁的夹缝,沿台阶而上,
初入,尚能容人转身,瘦点的人甚至可以错面而过。慢慢,缝隙越来越窄,也越来越暗,一步一步仅能凭感觉了,岩壁不知有多高,上密不透缝,岩壁湿漉漉的,不时有滴滴的水滴了下来。我先从侧身,然后变成正身,再把肩包拿到手上,再侧身,相机也不得不和肩包一同举到头上。
一同进去的,还有几个胖子,听口音是四川人,不时听他们在说,“不得过不得过”。等我们一家人走出了一线天,我特意放慢了脚步,想看看他们出来是什么状态,等了三两分钟,没见他们出来,只好走了。想必是满身都是岩壁上泥水渍,看样子,还是瘦点好。

本还想从那个岩底走回去,遇见了大股的人流,也只得作罢。
从一线天到虎啸岩,是山谷中蜿蜒的小路,大多铺了石板,还未晒到太阳的地方,石板上还是湿润的,有些地方还有青苔,不注意还有些滑。
母女俩在我前面不远,为要不要脱掉厚衣服在那拌嘴,我在后面听得好笑,都啥事嘛,觉得不热,想穿就穿呗,吃咸萝卜操淡心的,我才不管呢。温度升高了不少,一路被我称作蛇变得女儿,也终于把棉衣脱了下来。
山谷里,长满了大树,路的一侧有潺潺小溪,这个季节,水不大,只偶尔有那么一点点水声。扫开阔一点的地方,都开辟成了茶园,一处处挂着某某茶场的牌子,好几个名气很大的茶场的牌子挂在很小的一片地的地头,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地块没,不然,产量与它的名头下的销量肯定是严重不符的了。


11点的样子,我们到了虎啸岩下,母女俩觉得有些累,不想上去了。这样也好,我让他们在这里吃点东西,喝点水,先休息会。。
虎啸岩,微微外倒的一个红砂绝壁,壁下有处约两百来米长,天然形成的平台,最宽处有7-8米,平台泯灭在远端是石壁上。依山建了座庙,我从庙前的台阶走了过去,迎面见到一个高大的观音像,隐隐听游客说是某某人捐刻的,时间不长。要去那个台阶,必须先过观音像。
或许是都怕晒吧,平台上人不多,我很从容地走到了尽头,好像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转了一圈就下山了。


从虎啸岩出来,直接到了九曲溪边。可能是走路有点多了,女儿有点不想去河边,只是见我比较坚决,就跟在后面过来了。这里的水流很平缓,主河道在河的另一侧,玉女峰就屹立在这绿水之滨。
正午的太阳晒得人有些犯晕,游兴大减,在河边走了一圈,晕头晕脑的坐车去往水帘洞。

水帘洞离虎啸岩很远,左晃右晃了好一阵才到,来的很不多,车停的地方离游览景点有相当的距离,还是一路上坡。
在路上,遇见了前一天在旅店和服务员争吵的那几位游客,也没搭理他们。在大路上有处绝壁,有20来米高,一缕细细的水流了下来,些许游客在那嘻玩。
又走了3、5分钟,路牌前方指示道路在维修,右侧山上是水帘洞,这会,女儿倒是有干劲了,说来了就去看看,只是这一去,那可告诉我们了,什么叫失望。在茶园里,向上走了不到十分钟,水帘洞出现了,只是一丝水帘也没有,我们还以为搞错了。前面的广场上,养鸽子让游人拍照收费的摊贩也都懒洋洋的,游客数量,用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再次回到乘车点,乘车点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说,如果想去看大红袍,再赶竹筏漂流,我们的时间有点紧张了,而且也没有直达的通勤车。
大红袍的名气很大,我们也都想去看看尊容,等了良久,车终于来了,下车后,一路疾走,可以说沿途什么也没看,就是只为大红袍而去。
从乘车点到大红袍所在地大约有2公里的样子,实际,水帘洞可以从一条小路过来,不到5公里,往返坐车走的路也超过了4公里,加上等车,坐车用的时间比走过来还多,因指示不清,没有发现这条线路。
正如导游所说那样,大红袍很矮,让很多游人失望。三百多年的大红袍,长在岩壁的石缝上,原有6株,后死了2株,又分植了1株,移植1株,现共有5株,但早已不在这5株茶树上采茶了。所以,市面上的大红袍,都不是这里产的。
大红袍景区有武夷山最大的佛教寺院──天心永乐禅寺,因时间紧,我们也没顾上去溜一圈。


当我们再次坐上景区通勤车,已经快2点半了,司机安慰我们说,时间来得及,不用急。本来这个车是要先到景区南大门,我们在倒换其他车辆,经过了几个景点后,车上也只剩下了我们一家3人,司机说,把我们直接送到竹筏码头去,对这点我确实没想到,也很感激。
车开得比较快,大约2点52、3的时候到了码头,离约定时间还有7、8分钟,码头的人不多,6个人一个竹筏,不够6个人的散客,大家要相互拼凑。大人孩子都收费,有对年轻夫妇,孩子是免门票的,但竹筏工作人员一定要孩子补票而且不给座位,这样,我们的竹筏上共有3家的7个人。
竹筏的票已经很贵了,竟然漂流而下的讲解还需另外收钱,每人20,不然就不讲。撑筏的人,不停地怂恿大家到某个沙洲上去停留,以便根据停留的长短收费,这一点,和通勤车判若两个世界。
顺流而下,九曲十八弯,时而湍急,时而静流,湍流与急弯往往共存,要撑好筏确实也不容易,岸边、江心许多礁石上,布满了筏篙的洞眼。

    5点许,我们结束了武夷山的一日游,很匆忙,中午也只是胡乱地用干粮果腹。计划晚上住在120公里外的政和县,可以早点休息,但早上要早起。车开出来后,一来政和没有想要的快捷酒店,二来女儿想第二天多睡会,又改到远大约100公里的福安市,福安,很好的彩头,而且也有房间,于是又改到福安。
住下来,快8点了,很想吃顿热乎乎的饭菜,女儿说,酒店对面就有家煲筒子骨的饭店,刚来酒店时她看见了。运气不错,饭店的老板也很热情,来了一大罐筒子骨,味道也很不错。
奢侈一下,毕竟年初一嘛。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