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游记|天游仙境

    武夷山通常指位于福建省武夷山市西南15千米的小武夷山,称福建第一名山,位于福建省武夷山市南郊,1982年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是“武夷山”世界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武夷山武夷山是三教名山,自秦汉以来,武夷山就为羽流禅家栖息之地,留下了不少宫观、道院和庵堂故址。武夷山还曾是儒家学者倡道讲学之地。武夷山是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武夷山崖墓群、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水利风景区、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示范点。
    来武夷山之前,满耳朵被人叨叨的就是九曲竹排一定要去,那是多么多么的美,弄得我都忘了原来看过的中央电视台的《武夷山》都介绍了些什么。
 
    初一5:30起床,洗脸、刷牙、烧开水、草草吃了些面包、牛奶,还有前一天剩下的鸡翅鸡腿什么的,下楼,退房。天色还是黑乎乎的,街上有些炮竹留下的红衣,空无一人,有些冷,也很静,路灯幽黄,有些有气无力,没什么节日的气氛。

     6:30左右,到达景区南门,把车停在地下室,另有3个人,显然也是一家三口,先我们一步从另一个大门走进了售票大厅。检票口工作人员已到位,等了几分钟才到开门的时间,相互道了声“新年好”。等待时,另一家告诉我们他们准备先去天游峰,武夷山的最高点,自然是一拍即合。
    我们后面没有其他的人跟随,琢磨着这偌大的通勤车还不知要等多久呢,结果司机上来,
确认我们是先去天游峰后,直接关门走人,让我大为惊诧,这在其他景区,人不上满,车是不可能走的。车没走多久,在一个广场的路口停了下来,我还以为是要接人,结果司机说,去天游峰的站到了,从右边的路走进去就是了。

     天还是蒙蒙亮,加上七拐八拐的,让我们失去了东南西北,剩下就是前后左右了。 前行,过溪,新春的第一缕红霞已经呈现在了眼前。继续前行,就到了熹园,大名鼎鼎的宋词理学大师朱熹开园讲学的地方,武夷山因朱熹的到来而名声大作,引得世人翘首。熹园在一个山谷高处的平地上,园前园后翠竹大树环绕,占地很大,想必当年是书声鼎沸。只是今日薄雾绵绵,还没有开门,我和女儿只是穿行而过。


    武夷山多处都有“云窝”这样的地名,想必是多云多雾的原因吧,看看也没什么特别的,再往前就是问樵台,传说黄朴上山访神仙,走遍武夷无所得,夜黑溪边山麓小屋旁,有貌美道姑告知山中有猛虎,邀屋中。黄朴以男女授受不亲已拒绝,后果有猛虎,黄朴仍拒道姑相邀,与猛虎在门外对视一晚,天明猛虎离去,道姑感其虔诚,告诉他谦虚地去问砍柴人,果然见到一个银须老翁在路边砍柴。黄朴按道姑的交待赶忙上前施礼,苦苦拜求老人,后樵夫带他腾云驾雾果见神仙。返回后,山间除荒山茅草之外,什么也没有。剔尽蓬蒿见石台 临流学的趣悠哉 投竿终日忘钓饵 独与樵翁话几回” 

    前行约5分钟,步行道在一个小的溪流边有个分道,往右沿溪溯水而上,道路更小,走过的人也不多,和女儿一合计,去探探。哈哈,好一个天然的茶室,约有30-40平方,2米见高不等,有厚厚的岩石屋顶,可遮风避雨,抵挡严寒酷暑,溪流从一侧穿过,坐在此处,喝壶茶,听听松涛,何等惬意,只是我没有这个时间。


    清晨的草地上,微微有点白霜,走在谷底,被山顶薄雾遮掩,心想,新春第一个日出可能就要这样被错过了。谷底有个岔路,女儿问我怎么走,我说,我们是去云游峰,往高的一边走,前行不远,看见了路牌,我们走在正确的路上。过了仙浴潭,渐渐有红霞从山顶显露出来。
    登山的路全是台阶,缠绕在陡峭的岩壁上,家人走起来很吃力,我只得在前面走走停停。半山有个稍开阔点的地方,修了个亭子,一来可以作为一个景点,二则可以给游人少许休息。只是最后一个台阶比其他台阶高了不少,到了亭前,心里觉得安全了,没再注意脚下,未曾想到这么个变化,脚抬得不够高,来了个与地亲密接触,龇牙咧嘴了好一阵,胫骨前面的伤口与我相伴了好几个星期。  


    过了亭子,为了追赶上日出,我决定独自前行,说好到山顶汇合。
    山并不是很高,包里也就几瓶水还有点吃的,也没有多重。沿着台阶一路小跑,加上穿的衣服稍微有点多,很快就开始气喘吁吁了,裤子也把腿裹住了,汗更是早就开始流了。
     云雾在东面翠屏峰和接笋峰山峰间,有如仙境,我停下来拍了几张照片,回头找妻女,2个影子在远远的山径上,相隔有千米了,中间还有一个长长的台阶路。
     陡峭的台阶有个岔路,右去是现在的旅游观光道,不适合拍摄。直行,是原来的上山台阶,比较陡,上到了山脊,上还有平台,很适合拍摄。仔细观察良久,加上没有山风,这条老路应该也很安全。

    收获完全对得起付出,云海在群峰中飘逸,呼吸还未平复,就匆忙端起了相机,新春的第一个清晨,带来的是一种心旷神怡,飘飘然有些忘乎所以,照片的质量也不在去关注了。
    呼吸平和了,把相机收起来,
悠然的坐在台阶上,就那样静静的。

    渐渐光线更亮了,低空云量一直不小,我也终于没见到怦然日出的云海的景色。


    8点15左右,我到了山顶,阳光已经在林间,旋即,女儿和她妈妈也上来了,她还会要玩自拍。


   云散得很快,刚到了下山的路上,缥缈的仙境已经回到了人间,也失去了那份神往。为了给后面留出时间,没再在这个区域作过多逗留,桃源洞也半路退了回来。
   绝壁下的溪流,竹排已漂到了这里,不过,我们买的是下午最后的。
   回到熹园,迎面人流熙熙,我们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一个景点的游玩。

Leave a Reply

postid
232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