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圣洁的拉萨。

她在青藏高原腹地,在雪山之巅,在我们心中。

我们向往布达拉宫,红、白、黄的宫殿壮丽巍峨。

我们向往大昭寺、小昭寺的佛法声声,无尽虔诚。

我们被无数歌声吸引,被无尽博文吸引,被路上的人吸引。

高海拔成了屏障,一半行者望而却步。

时间成了镣铐,西藏却成了心中的远方。

要来,一定要来,这里的酥油勾着我的魂,这里的佛龛注视着我的远方。

 

来了,心心念念的到达了。

无尽的疲惫在到达的瞬间爆发,拉萨的含氧量仅为平原地区的70%,西宁的含氧量也远远大于拉萨。

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可心脏却想强有力的跃出胸膛。

这就是拉萨,当我把近一升的酥油茶暖暖的喝进胃中,就如同有人抚摸我的后脑勺,取下沉重的金箍。

 

 

这里的人们无比朴素,环卫阿姨看我找不到公交车站带着我找;小昭寺的喇嘛邀请我观礼朝拜早课的现场,寺庙中的酥油灯燃着千百年的光,公交车上信徒祷告的经文也未曾间断。

这就是拉萨,拉萨河在城市的中央流淌,将文化的明珠深深嵌入太阳炙烤的大地上。

这里有文成公主的故事,16岁的文成公主从大唐出发,历经三年艰辛终于远嫁吐蕃。促进唐蕃之间文化交流与经济发展政治安定。

 

 

布达拉宫拔地而起,如同壮丽神圣的珠穆朗玛峰。

经过十三世纪后的重修扩建有了今日的模样,五星红旗在布达拉宫前飘扬,西藏和平解放的纪念碑庄严的毅力,背后的大山,山顶的祖国万岁光芒万丈。

 

总有人会说,一个女生踏上西藏的大地会有多难过,我不难过。

我的人生刚刚放出光熠,我何来难过。我也不孤独,于我而言,人生本就是孤独的旅程。

我向往文化的殿堂,就像喜欢莫高窟精彩绝伦的壁画,那我就同样羡慕着文化圣城—拉萨。

在八廓街,小姐姐帮我编了两根粗壮的大辫子后,我就更像自由欢脱的小马,血液中微乎其微的游牧血统迸发。

 

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是香巴拉的神圣境界吗?与我而言不是,而是有路有行囊。

探索未知的文化得到精神的满足与我而言就是快乐的,就像藏民从家出发,虔诚到达拉萨以求功德圆满一样,我的救赎在路上。

 

双手合十,掌心微空,伫立在释迦摩尼佛像前,久久凝视佛祖,或许当时什么都没有想,也无所求,心如止水般短暂的四大皆空,我与佛不再对话,与自我不再对话,佛也正在静默地普度众生,而我是众生之一。

 

 

其实,每个人都是生活的朝圣者。朝圣着初心、梦想与生活。冒着风雨严寒,骄阳烈日,朝圣的人们在路上,生存下去,生活下去,幸福下去。执着成为信仰,点亮生命的光,我们朝着那束光的方向,匍匐前行。

没觉得我今天的服装很搭吗?砖红色如同红宫的T恤衫,如同白宫的外套,如同蓝天般的牛仔裤和帽子(微笑)。

拉萨被称为日光城,但拜访布达拉宫那天,天降甘霖。

拉萨的美,不用添加滤镜,最后一张照片就是人民币50元后的布达拉宫拍摄地,奈何我没有50元。

拉萨作为历史文化名城,是青藏高原的文化瑰宝,她神秘却迷人,让人久久驻足注视她的美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