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行前准备

 

这是一篇记录16级信科辩论队同学在福建进行毕业旅行的游记。之所以选择从零号而非一号开始分节,一方面是致敬程序员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疫情之下,这次旅行确实比平日要多出许多准备工作。

 

在2020年6月,全国的疫情已经基本被遏制住了,然而北京新发地市场突然再次爆发疫情,16级同学返校的行程被迫中断。没有与同学和老师的再见,没有线下的毕业典礼,没有一点一点地收拾行李、与母校告别,我们就这样毕业了。为了与久违的同学们再见一面,也为了弥补未能跃入未名湖而损失的仪式感,在晓钟的组织之下,16级信科辩论队的小伙伴们约起了毕业旅行。

 

疫情之下,连出游也变得困难重重,我们要提前申请福建的“闽政通”通行码,与酒店和景点打电话确认他们接待北京户口的游客,还要做好核酸检测,以备不时之需。事后看来,这些准备都非常明智,我在机场和酒店都看到一些来自北京的游客因为缺乏相关的证明而陷入麻烦。感谢武夷山小分队的家恒、晓钟、铭悦,感谢厦门小分队的杨占、傲然,以及和我一起同属土楼小分队的慧琳姐姐。正是由于大家事先的周密准备,才使得我们这次旅行得以顺利完成。

 

一·武夷山水

 

旅行的第一站定在了武夷山。由于没有直达的航班,我先乘机前往厦门,再转机前往武夷山,等到青年旅舍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除了还在上网课的慧琳姐姐,其他人已经全部到齐了。

 

当日正是学校的云毕业典礼,我急匆匆地赶去和大家会合,还是错过了钟南山院士的讲话,不过看到了熟悉的校园和熟悉的老师,能够和同学们一起再唱一遍《燕园情》,在欢声笑语中打出“毕业快乐”,这场特殊的毕业典礼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随着歌声淡去,我们的大学生活已经告一段落,而旅途才刚刚开始。

 

吃过午饭,我们首先来到武夷山的天游峰。天游峰位于武夷山的核心区域,也是武夷山最著名的景点,在其上可以看到九曲溪缓缓流下,风景开阔优美。不知是闷热潮湿的天气还是疫情的原因,一路上并没有多少游客,这反而使得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来安排行程。天游峰给我印象最深的景点倒不是天游峰顶,而是半山腰的云窝,其中雾气升腾,有习习凉风吹过,令人神清气爽,久久不忍离去。天游峰的几百级台阶也让人记忆犹新,陡峭而望不到头的台阶让人想起李白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对于我们这些在家宅了一个学期的学生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等到爬到峰顶,已经是口干舌燥,好在山顶有茶室,买了酸梅汤解渴之后,一行人满血复活,有说有笑地下山了。

 

第三天,我们来到了九曲溪乘坐竹筏。在去的路上,司机对我们说,武夷山素有“山上看水,水上看山”的说法,“山上看水”指登天游峰,而“水上看山”就是乘九曲溪竹筏了。我们一行六个人,正好乘坐一个竹筏,驾船的小哥拿竹篙轻轻一点,竹筏就顺着九曲溪漂流而下,一路上许多淡蓝而近乎透明的鱼儿在竹筏两侧游动,投下一点鱼食,就会有几条跃出水面争食,然而当我们试着用渔网捞的时候,又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到了水流湍急的地方,溪水会漫到竹筏上面来,杨占和铭悦穿着凉鞋,连忙踩水来感受溪水的清凉;等到水流平缓,我们又悠闲地坐在竹筏上,一边唱歌接龙,一边欣赏两岸的风景,竹筏的闲适让我们完全忘记了前一天爬山的劳累,只想在九曲溪上优游,把心情完全放空。

 

漂流结束之后,我们先后去了一线天和虎啸岩两个景点。“一线天”名副其实,两侧湿漉漉的岩壁夹着一条狭窄的石径,如果不是地上的灯光照明,几乎看不清路。而“虎啸岩”我们爬了半天,却没找到这个景点。到山顶的茶室一问,才知道整座山就叫“虎啸岩”,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了。

 

第四天,我们从武夷山启程前往厦门,同时与慧琳姐姐会合。至此,旅行团的七个人就全部到齐了。在欣赏过白城的沙滩,品尝了曾厝垵的小吃之后,我们在豪华海景别墅(乡村违章建筑)休整一晚,准备前往南靖土楼了。

 

 

认真听校长讲话

 

天游峰打卡

 

九曲溪漂流

 

虎啸岩·好汉坡

 

一线天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二·土楼夜谈

 

土楼分散在福建各地,以永定和南靖的土楼群最为有名。我们首先前往的就是南靖的田螺坑土楼群。田螺坑土楼群位于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下了高铁之后还要先乘坐公交再转景区的观光车,而观光车的司机师傅又先带我们参观了附近的塔下村和裕昌楼,等到了田螺坑土楼群,已经是傍晚了。从观光车上下来,田螺坑的美景把我们都震撼到了。面前是大片的梯田,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田螺坑土楼群的代表“四菜一汤”静静地伫立在远处,一条栈道蜿蜒而下,通向这如画的美景之中。

 

顺着栈道走下,我们来到了居住的客栈。客栈就在田螺坑土楼群的“文昌楼”之内,这也给了我们一个近距离接触土楼、体验土楼住宿的机会。土楼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干净整洁,而且十分凉爽,完全用不到风扇。老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又为我们准备饭菜。“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或许是大家都饿了,又或许是老板的手艺确实高明,那一顿饭我们都吃的十分满足。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登上观景台,欣赏土楼的夜景。天色已晚,在静谧的群山之中,“四菜一汤”发出温暖的金黄色的光芒,好像是有人点了许多支蜡烛,烛光闪烁之间,小山沟也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从观景台走下,回到文昌楼,我们搬了一张桌子到院子里,围坐成一圈聊天。我们之前就约定好,每个人都给其他人写一封毕业赠言,在这一天晚上大家互相交换信件。由写信人念出赠言的片段,其他所有人来猜收信人是谁。在欢声笑语之间,我们都收到了大学期间最美好的一份礼物,其中含着许多大学四年珍贵的回忆,和伙伴之间相互的勉励和期许。

 

夜色渐深,土楼内的商家一个接一个打烊了,居民也都回房休息,偌大的院子之中,只剩下我们一群刚刚毕业的学生,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回忆大学的点点滴滴,畅聊心底的理想和期望。我们先是通过掷骰子,决定让点数最大的人说出点数最小的人的一个优点和一个缺点。不巧的是,我投了好几次大的点数,只好多冒一些得罪人的风险。可是仔细思考后才发现对伙伴的优点可以想出许多,缺点却很难想出来,需要大家群策群力才能想到一二。我们也聊到了同是辩论队小伙伴,但因故没有来的熠恺、沈键和逸轩,说到了他们的许多优点(可惜他们都没听见)。之后,我们又聊到了未来的计划,大家正处在学校和社会的交际点,对于自我和未来有着相似的困惑和迷茫,只有晓钟一枝独秀,已经想到了要给未来的孩子提前要推荐信(可能这就是脱单的人的思路吧)。

 

谈笑之间,土楼的夜灯也熄灭了,只剩下在云层中穿行的圆月和点点星光为我们照明。四周万籁俱寂,我们也压低了声音,小心不要吵醒了熟睡的居民。虽然已经很晚了,可是大家还是久久不愿离去,因为杨占第二天就要提前离开回成都实习,这毕竟是我们团聚的最后一个夜晚了!谈话还在进行着,但内容已经不重要了,每个人都只想珍惜这共同相处的时光……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啊,因你今晚共我唱

 

 

裕昌楼合影

 

初见田螺坑

 

“四菜一汤”夜景

 

夜晚寂静的土楼

 

杨占姐姐小课堂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三·厦门分别

 

第六天清早,我们告别了田螺坑,前往云水谣土楼群。可能由于前一天田螺坑的体验太好,云水谣就显得相形见绌了。浑浊的河水让景区少了一些山清水秀的特色,土楼也没有“四菜一汤”那样有特色。然而坐在景区随处可见的大榕树之下,看湛蓝的天空中白云缓缓飘过,也是不错的体验。从云水谣出来,搭乘公交车到达南靖站,我们就准备返回厦门了。

 

由于第二天就要入职,杨占必须要搭乘当晚的飞机回成都。回到厦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杨占告别。杨占抱了抱铭悦和慧琳,又拍了拍我们几个男生。她可能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告别的仪式就这样传承了下去。送走杨占,铭悦有事先回了旅舍,我们其他几个人找到一间KTV,又把《那些花儿》和《燕园情》唱过一遍,才不舍地回到旅舍休息。

 

第七天,傲然有事需要搭当日的飞机回家,我们剩下的五个人启程前往鼓浪屿。由于前一天睡的比较晚,我们起床稍微晚了一些,而在疫情期间,往返鼓浪屿的船票必须要提前预定好时间。等到吃过早饭,我们的时间已经比较紧了。急匆匆地找车的时候,路边一个男子问我们要不要坐车,五个人只要十块钱。听说我们要去码头赶十点五十的航班之后,又殷切地劝我们说这一班肯定赶不上了,去了也是白浪费钱,不如趁着鼓浪屿门票还没作废,在附近的环岛服务站换一些别的旅游项目。将信将疑之间,傲然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一听也说赶不及了,我们于是就决定跟着那个男子去服务站看看。

 

男子打电话叫来了一辆出租车,载着我们来到了所谓的“服务站”,其实不过是一家旅游公司,抵上鼓浪屿的门票之后,每个人还要收九十多块钱。我们大感上当,给鼓浪屿再打电话,对方只让我们快点赶过来。匆匆忙忙地打了两辆车,总算赶在开船之前登上了游轮,要是再晚五分钟,恐怕我们的鼓浪屿之行就要泡汤了。有惊无险之下,我们一边懊悔没有拍下之前的出租车的车牌,一边下定决心之后绝不在曾厝垵里面打车。这一段小插曲过后,我们终于开始了鼓浪屿的行程。

 

鼓浪屿是座不大的小岛,然而其中有许多美丽的景点,还有商家贩卖各种特产和小吃,是个适合慢生活的地方。在小店喝过果茶,吃过肠粉,我们登上鼓浪屿最大的景点“日光岩”,其上可以俯瞰整座岛屿,风景绝佳。只是日光太强,不一会就晒得我们大汗淋漓,只想找个空调屋乘凉。听说鼓浪屿的钢琴博物馆是一大特色,兴致冲冲地(为了空调)奔过去一看,才发现因为疫情原因也闭馆了。这时大家已经都比较疲惫了,商量一下,就决定离开了。下岛之后,我们找了家奶茶店休整片刻,吃过晚饭过后一边玩推理游戏,一边回到旅舍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的分别了。

 

第八天清早,我们剩下的五个人最后一次聚在一起吃早饭,之后就要各奔东西了。晓钟和铭悦要去广州办签证,而我、家恒和慧琳姐姐则要回到各自的家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有的人将飞往海外留学,有的人还在国内继续学业,再次相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大家彼此拥抱、摸头,依依不舍地互相告别。

 

还记得在初到武夷山脚下青年旅舍时,傲然穿着学士服听校长讲话的场景;还记得在你画我猜的游戏中,铭悦和晓钟心有灵犀,留下一众人满头雾水;还记得在阿瓦隆游戏里,晓钟借酒装醉,点了四个好人却发现自己没坑了的搞笑场面;还记得在猜海龟汤时杨占异想天开的脑洞;还记得K歌时慧琳姐姐令人惊艳的吟唱,以及家恒奔放的唱腔;当然还有我在剧本推理中又抽到身份奇高的凶手位,成功让其他人误认为自己才是凶手的快乐体验。

 

《传习录》记载王阳明有“心外无物”的学说,一个朋友对此有疑惑,就在南镇游玩时指着一株花树问阳明说:“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阳明答道:“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旅途结束之后,我们都会走向新的学习和工作的场所,在人生的下一段旅途中迎接新的挑战。但这次旅行中的许多美好的经历,却如同一朵朵鲜花,在记忆中散发出经久不息的芬芳。希望这篇游记能够如同山中花树一般,将这些美好的经历收集起来,待到我们再次回顾之时,过往的经历依然能够“一时明白起来”。

 

 

白城沙滩合影

 

曾厝垵夜市

 

送别杨占

 

“赢了吃饭,输了唱歌”

 

鼓浪屿合影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